说起云南豆腐,就不得不提包浆豆腐…

我第一次吃到包浆豆腐是在玉溪的抚仙湖,我本以为那是玉溪的当地小吃,后来才知道包浆豆腐在云南到处都有!

说到好吃的豆腐,我觉得云南遍地开花,说到好吃中的好吃,那一定得是建水豆腐,虽然我还没吃过,但我不接受任何形式的反驳,有谁敢说不是,那建水大大小小的千年老井们肯定第一个不会答应!

吃狗街米线前,我的记忆中就有个“狗街的米线”,因为我有个同事就是狗街的!

那时候我们讨论起云南的米线,我问他云南的米线是不是都是过桥米线,他说那可不是,云南的米线种类多了,而且好吃的米线可不便宜,各种料子都加上,怎么的也得四五十块钱一碗…

我有些惊了!因为在我老家的面馆一碗面才六七块钱,加点鸡蛋、丸子、油豆腐等的浇头也就十几块钱,可他老家的米线比我老家的面贵那么多!这就无形中给我脑子里种下这么个印象,我一定要去狗街吃一次米线看看…

在哈尼语中“阿者科”是滑竹成林的地方。它位于云南省红河州元阳县红河哈尼梯田世界文化遗产核心保护区内,至今已有210年的历史。

目前,这里有保存完好的“四素同构”生态系统,独特的哈尼传统民居,悠久的哈尼传统文化底蕴,让阿者科这个传统村落成为第三批国家级传统村落及红河哈尼梯田申遗的5个重点村寨之一。

元阳梯田位于云南省红河州元阳县的哀牢山南部,是哈尼族人世世代代留下的杰作。

元阳梯田是红河哈尼梯田的核心区,是以哈尼族为主的各族人民利用特殊地理气候同垦共创的梯田农耕文明奇观。哈尼族人开垦的梯田规模宏大,气势磅礴,他们用自己的智慧将梯田随山势地形的变化而变化,将坡缓地大开垦为大田,坡陡地小的开垦为小田,甚至沟边坎下石隙也会被开垦,因而梯田大者有数亩,小者仅有簸箕大,往往一坡就有成千上万亩…

登登发了一段视频,是一段在色达步行中拍摄的画面,他附上了文字——理想生活的高光时刻。他说:“那天正好,一路同行的朋友都一致同意步行,才在海拔4000m的高原见到着震撼的一幕。”

在疫情中的今天,这段视频一下子就把当时随行的几个朋友拉回到了过去,这条朋友圈下热闹起来了,进而又热闹进了群里,大家七嘴八舌的,那段美妙的时光可回忆的实在是太多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