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酸结果在我睡觉的时候就已然就绪,我终于可以开车进入泸水了!

泸水虽然是怒江州政府的所在地,但这个州的经济环境也只能让它成为一个县级市!它的不繁荣在我经过它的时候可以明显的感觉到…

泸水是1986年才成为怒江州府的所在之地。在这之前,州府在碧江县,也就是现在为人熟知的一个景点——知子罗。

“知子罗”在傈僳语里的意思是“好地方”,它曾作为茶马古道中的重要驿站,是怒江地区的政治和经济中心。但在1986年,因为被预测可能出现地质灾害(泥石流)的缘故,怒江州府被迁移至泸水,于是知子罗被废弃,其碧江县制也被一并撤销了…

三十多年过去了,预言中的地质灾害终究没有发生,那一直处于废弃状态的城镇,现在被称为了“记忆之城”。如今的知子罗依旧持着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格局和风貌,当年的县政府、县委党校、县公安局、新华书店一如往昔,这些青砖白墙的建筑让人恍然回到过去,时间彷佛被凝固在这里…

走进知子罗,它看起来虽然有些破败,但从街道的布局和建筑的设计依然可以看出以往岁月的荣光。昔日的碧江县恢复到它古老相传的名字——知子罗,这也许是人们遐想与记忆的一次浪漫相遇!

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开始有人陆陆续续重新住回到知子罗,他们在空宿舍里养鸡、在旧办公室里搭猪舍,他们在这里种地、挖药材,让这个荒无人烟的废弃之都又重新焕发出烟火之气,让这座繁华落尽的小城没有继续孤寂下去,也让这些来怒江游玩的人们找寻那份新鲜的回忆…

站在八角楼上瞭望,我突然有了一种奇怪的迷思…

看着街道中来来往往的现代车辆和行人,亦或是山腰更高处的一大片看起来与旧建筑风格相似的房屋和不远处翻修建筑的塔吊,它们像妖怪一样舞动起来,显得与眼前的画面“格格不入”!而我眼前的这种“格格不入”好像无不体现在云南的古村落之中...

就像我走遍了知子罗旁的老姆登村,寂静的街道上始终没看到几个当地的怒族村民,却总是能遇见一队队的旅行团。当地传统的竹篾房越来越少,取而代之的是砖瓦垒砌的方形盒子,它们涂抹着统一的颜色,顶着统一的帽子,混迹在山里充当起古村落的一员,谁不知它们已经是外来人用来投机赚钱的民宿,让人向着村子一眼望去,就被夺走了百分之八十的目光…

“人在江湖,总是要混口饭吃!”

道理我懂,只是觉得云南这么多少数民族,最具特色的民俗旅游不如贵州,而古村的商业化又不如江浙,总给人一种不伦不类的感觉...

我对这里又恨又爱!它不是不值得游人驻足,要知道知子罗地处碧罗雪山海拔2023米处的山梁上,光是四周的自然风光就足够令人满意了…

站在知子罗村口的停车平台上,很容易就可以与对面的皇冠峰一同融入云海!望着远方的怒江峡谷,其中奔腾的江水、变幻的云朵和层叠的山峦,每一处都有震撼到心里的美…

这种感受远胜于站在岸边观看怒江江水,远胜于当地旅游局罗织的大大小小的景点,甚至是当地人回家的山路,在大山上蜿蜒崎岖,像极了一条通天之路!

也许只有在高处才能感受怒江,感受怒江切出的山谷,而知子罗伫立之处正是这样的绝佳位置,我深刻的感受到“记忆之城”不是它的优势,峡谷风光才是!

我在知子罗停留了一晚,完全是因为我对怒江峡谷风光的喜爱,被怒江峡谷的大山围绕着的知子罗有太多的旅游资源可以发掘,就算我单单站在山崖边,都会产生发自内心的震感与感动。

也许,这就是被大自然的怀抱的感觉…

All Comments

Leave a Reply Cancel Reply

Tip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disclosed!

If you can't see clearly,please click to ch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