偌大的山谷之中,我们的越野车行驶在一条凹凸不平的土路上,四周尘土飞扬,远处的山上遍布杂草,看不到一棵树。目及之处,道路边仅有几栋藏式小楼,稀稀拉拉,每一栋都相隔甚远。

我赶紧揉揉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这儿是玉龙西村?真的有这么惨吗?司机不会把我们随便扔一个村儿里,糊弄我们吧!我心里不停的打鼓,怎么会是这样?我急问藏族汉子:“这真的是玉龙西村?”

藏族汉子回答说:“没错,这里就是玉龙西村!”

我以为自己听错了,瞬间有点惊慌失措,赶忙说:“等…等等…等下我们先找住处,如果找不到住处,我们还要坐你的车回去…”

藏族汉子呵呵一笑,说“好的,好的,肯定有住处!”

过了一会儿,貌似到达了最终的目的地,藏族汉子将越野车停在路边,我将头伸出窗外,仔细观察,发现周围仅有两栋藏式房屋。不远处,忽然有两个十七八岁的藏族男孩骑着摩托车朝我们驶来,我赶紧下车问他们:“这儿是玉龙西村吗?”

两个男孩点点头,其中一个说:“是的,是的!”

我再问:“这儿有冷噶错吗?”

他们指了指前方的山谷,说:“有…有…很远…我们可以带你去…”

听他们一说,我心里的一颗大石头可算是落了地,赶紧下车谢谢他们。

“你们去上面吗?”两个大男孩指着路旁的山谷问我们。

我疑惑的问他俩:“上面…上面有什么?是冷噶错吗?”

他们解释说:“不是…上面是泉华滩…”

“哦…哦…现在不去,我们现在要找住的地方…你知道哪儿有住处吗?”虽然证实了自己到达的地方,但我心里还有一块小石头没有落下,我不放心…

他们指了指前方,说:“额…前面,前面有…”

我问:“远吗?”

“不远,几十米…上车,带你去…”说着,其中一个男孩拍拍身后的座位,我也没多想,便不客气的抬腿跨坐上去,车子飞奔出去几十米,还是这条路的路边,我们很快就进入一个藏家院子。

院子中央矗立着一栋藏式小楼,小楼共有三层,看起来很像刚刚建成,小楼左侧有两间平房,右侧有一间铁皮屋,但所有的房间都上着锁,院子里一个人都没有。

我们进了院子,两个藏族男孩却不见踪影,我们不知所然,在院子里走来走去。过了好一会儿,一个憨憨的藏族大哥出现在大门口,他告诉我们他是村里小学的藏语老师,名叫昂让,得知有人住宿便急忙赶来这里。

说着,他赶紧走去铁皮屋取钥匙,告我我们对面的两间平房便是住处。昂让老师打开房门,房间里摆放着四张大床,被子很厚,没有炉子,只有电热毯。我们早有心里准备,村里能提供的条件有限,我想这已经足够豪华了,只要能满足我们的基本需求就已足够。接着,我们送走藏族司机,算是在这儿住下了。

收拾好行李,真是下午两点多钟,此时天气正好,晴朗的天空万里无云,我打心底里发出由衷的感叹:我们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我想我们现在赶去冷噶错,一定可以看到落日余晖中贡嘎雪山的完美演绎…

走出门口,我们又遇了到那两个藏族男孩,他们貌似在等我们,我赶紧和他们招招手表示感谢,他们也一边招手一边走了过来,那个载过我的男孩问我:“你们是去冷噶错?”

我说:“嗯,是的。”

他指了指身后的摩托车,说:“我带你去,一个人两百块…”

一听他说要钱,我赶紧摆摆手拒绝,我说:“啊?还是算了,我们可以徒步过去的…”之前得到过他们的帮助,现在却狠心拒绝,心中不免有点为难…虽然我不坐车,但我还是想问问路,于是又厚着脸皮问道:“你们知道冷噶错在哪儿吗?”

“在哪儿…很远…你们走不过去的…”说完,他又指了指前方的山谷。对于他的关心,我显然不为所动,我说:“没事的,你告诉我怎么走就行…”

“额…额…说不来…”他汉语不太好,只能简单的交流,复杂的指路便显得困难了。看样子,路线是问不明白的,我看看身后的烟雨和阿紫,简单的交流后,也只能另行他法。我们打算只雇一辆摩托车,拿来当作向导的同时,还能载着阿紫,照顾一下这里的唯一一个女生。我问他:“我只要你们其中一辆摩托车行吗?”

小伙子摇摇头,说:“不行,我们是一起的…”

小伙子的拒绝让我们十分无奈,可我们又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只能朝着他只给我们的山谷徒步过去,到时候再见机行事。

“你们去冷噶错?”我扭头一看,原来是昂让老师来了。我点点头说:“你知道怎么去冷噶错吗?”

“往前走,前面有个村子,向左拐…走一段路向右拐…再走一段路向左拐…然后上山…就在山上…”昂让老师说了半天,我听的迷迷糊糊,完全没搞明白…说着,他又蹲在画起地图,指指这里,又指指那里,可我们还是搞不明白。也许是我们太笨,再这么问下去也不是办法。我说:“昂让老师,你帮我们找个向导吧,或者找一辆摩托来过也行…”

昂让老师想了想,一拍脑门儿,笑了起来,说:“你说的对!你们两个走过去,摩托车载着她,正好…”说完,他大步走出门外,不知道去了哪儿。过了一会,院子外面突然传来“哔…哔…”的声音,接着昂让跨门而入,喊我们说:“来吧,车在外面!”

我们赶紧跑出去,看到昂让老师不知从哪里找来的一个骑着摩托车的藏族大哥,藏族大哥穿着一身黑色藏袍,黝黑的脸庞用围巾遮住了一半,他爽快的朝我们挥挥手,说:“上车,可以上两个人…”

这时候还有意外惊喜啊!本打算摩托车载着阿紫,我和烟雨两个人徒步,但我没想道藏族大哥人这么敞亮,那么,烟雨也先坐车过去吧,我走得快,四五公里的路程也就四十多分钟而已。俩人坐上藏族大哥的车,一溜烟儿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我也和昂让老师告别,朝着他们消失的方向走去…

我一边走一边看着里程表,没过多久我就走出了两公里,我想,这速度还算可以,前面的两个人可要等等我。

这时,路的尽头出现一个小黑点儿,那个小黑点儿拖着一条长长的灰色尾巴朝我奔来,它越变越大,离我越来越近。我仔细一看,这原来是那位藏族大哥啊!我喜出望外,没想到他还会回来接我,实在有点喜出望外,这得欠他多大一个人情啊!

藏族大哥停车一招手,我二话没说蹦蹦跳跳的跑过去,待我跨坐上车,藏族大哥猛拧一把油门,摩托册嗖的一下窜了出去,摩托车开的飞快,车轮卷起的尘土又在身后变成了那条长长的灰色尾巴…

不一会儿,我就看到了前面的村庄,藏族大哥从小路斜插进村庄,我们沿着小路一路飞驰,很快就进入村后的山谷里,小路渐渐变陡,渐渐变得模糊,最后,连小路都消失掉了!

神奇的藏族大哥车技绝伦,摩托车一会儿开进草丛,一会儿开进石堆,一会儿开进各种印象中不该被称为路的路上!不远处,我终于看到了阿紫和烟雨,他们两个正在山上等我,看到我来了,他们赶紧挥手让我们确定位置。

摩托车在他们面前停了下来,该轮到阿紫上车,换我下车。山路既陡又烂,藏族大哥只能勉强带一个人上山。这倒也好,本来我和烟雨已经做好了徒步全程的打算,又被藏族大哥施以好心,多带的半程已经让我们受贿颇多了…

登山开始了,藏族大哥载着阿紫一马当先,我和烟雨紧跟其后。起初,我感觉自己气力充沛,脚下步伐飞快,但又坚持不了多久就开始腰酸腿软。我边走边观察山势地形,感觉山并不陡也不高,不远处的山头近在咫尺,可爬了半天,山头还在哪里,一点儿没有接近我们的意思…

烟雨的体力较好,因为他有过几年的军旅生涯,他主动走到我前面给我开路,但在向上爬的过程中,也是累的不多话讲。

高原之上,氧气本就稀薄,我们还要承受登山这样的重体力劳动,实在有些辛苦。大山之中,我们微小的好像一只蚂蚁,想要登上山顶,就必须得调整好呼吸节奏,一步一个脚印,不能操之过急。

不知道过了过久,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爬上了眼前这座山头,早已汗流浃背的我一屁股坐在草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待身体稍微缓和,我扭头一看,藏族大哥和阿紫早已在另一个更高的山头上朝我和烟雨挥手,我们也无力的向他们挥挥手,然后整个人又懒懒的倒了下去…

山上的风,干燥而又凛冽,虽然我只休息了几分钟,汗液就被吹得无影无踪!时不我待,我和烟雨整装继续出发,朝着下一个山头走去。

山势越来越陡,路是几乎没有的了!有些时候,我们必须手抓着树枝,脚踩着石缝,手脚并用,可谓是名副其实的“爬山”。

当我们再停下来休息的时候,远远看到藏族大哥和阿紫又已身在另一个更高的山头上等我们,实在想像不到藏族大哥是怎么将摩托车开上去的!

我们追随着藏族大哥和阿紫不知翻过了多少个山头,四周还是一重又一重的高山,这时,我已深深的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望山跑死马”…

身处大山的怀抱里,我们气喘似牛,步履沉沉,不管怎样的走法,我们都在大山的怀抱里,尽情呼吸着清新的空气,感受爽劲的山风,我们在远离红尘喧器的宁静里,以一身疲累,换得了心灵的休整与放松。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长途跋涉,前路忽然出现了平缓的趋势。走在前面的烟雨回头向我喊道:“好像快到了!”我咽了口唾沫,无力的点点头,继续努力的爬完最后一点陡坡。

“快看后面!”烟雨再一次大喊起来,显得很兴奋的样子。

我抬起头向后转动,顷刻间,一幅磅礴的画卷展现在我眼前,万里晴空看不到一丝云彩,贡嘎群峰一览无遗。我兴奋的指着远方,朝着烟雨大喊:“贡嘎!”

烟雨重重的点点头,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朝着大山大喊起来:“啊~~~~”

“嗨~~快过来呀~~”山谷的尽头又传出阿紫的喊声!我们朝着阿紫的方向看过去,阿紫指着身后喊道:“快过来~冷噶错~~~”阿紫的喊声好似一剂鸡血,我俩顿时热血沸腾,不知从哪借来的力气,连滚带爬的朝着阿紫跑去。

深谷尽头,一个宽阔的湖面展现出来,我们绕湖走向对岸,面朝着贡嘎山时,一幅波澜壮阔的画面在我的眼前展开,涛山浪谷,雷击霆碎,有吞天沃日之势,整个世界仿佛都在翻腾。这时候,我才懂得了:什么叫雄浑,什么叫浩大,什么叫力量,什么叫震撼!

我们三个静静地守在这里,简陋的文化水平已经说不出更多的溢美之辞,只等落日时分,期待绝美时刻的降临…

本以为冷噶错这么偏僻的地方今晚只属于我们三个,却不曾想到又另一对人马浩浩荡荡的赶来,他们拿着长枪短炮,不偏不倚地走到我们面前竖起三脚架!一个身材瘦小的男人,傍若无人地走入冻结的湖面,背靠着贡嘎山自拍起来!这群不速之客都是什么心态,能不能在拍摄所谓的美图时,请注意一下是否已经对他人已经造成困扰了…

我们也在拍摄照片,因为没带三脚架固定机位,却只能无奈的走向旁边,调整了几个位置都不能将那个变态的自拍男排除出画面之外,无奈之下,我们只能绕湖走到另一边…

此时,我们无法再让贡嘎雪山居于中央位置,却展现出了另一种美。也许是因为这里的湖水更加平静的缘故,冻结的湖面也更加平整,不仅可以完美倒映贡嘎山,弱光环境下,居然还能看到冰层深处透出的幽幽蓝光,这让我们惊喜万分…

为了保护这个机位,我们闲逛之其他各处,待到日落,再回来拍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太阳慢慢地收敛起刺眼的光芒,不被太阳照射的地方气温开始骤降,并伴有大风。远处的贡嘎山周围渐渐有云海形成,云雾千姿百态、变幻莫测。我们欣赏着这壮观景象,怎料云雾好像发了疯一样蔓延,不懂进退,不知适可而止…

顷刻间,白云变成了乌云,云海变成了云山,它们将天空捂了个密不透风,而远处的贡嘎被云雾遮挡,若隐若现,彷佛就要沉睡一般…

我们沮丧无比,眼看着贡嘎山的“日照金山”即将到来,怎么就忽然变了天气,这就像忽然在我们头上猛浇一盆冷水,让本就被冻得瑟瑟发抖的我们感到了雪上加霜。

“怎么办…”

“怎么办?”

我们三个人面面相觑,没有一个人知道该怎么办!日落时间已然到来,但我们现在已经看不到贡嘎山了…

“再等等,整个落日过程有十多分钟,实在看不到…也就算了…”我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向阿紫和烟雨宣布。

但又过了几分钟,天气丝毫没有变化,我已不再抱有任何幻想,于是将相机收进背包。可就在这时,一道阳光透过云层直射到贡嘎主峰,渐渐地,阳光越来越亮,生生将厚厚的云层戳出一条通道,将云层凝固在山顶和山腰之间,中间的山体被金光笼罩,显得灿烂辉煌…

大家不再对话,除了喃喃自语,只有抓紧每一秒钟将这幅史实画卷记录下来。山体的颜色由黄变红,由红变紫,虽然没有出现登登手机中的画面,却出现了另一幅风格迥异的魔幻史诗,真是让人惊叹大自然的神奇渲染。

魔幻般的世界仅维持了十几分钟,天空便再也没有一丝色彩,乌云重新遮蔽了天空,我们这才在惊叹之余踏上回家的路。

夜空静美,下山的路既辛苦又不辛苦。昂让老师早已开车等在山下,像个家长似的等着外出的孩子,进到家门,昂让老师端上来早已做准备了饭食,从未想过,这一天的生活怎么可以如此的完美…

如果不是最后出现的“奇迹”,我想我还是会感到失落和沮丧吧,但我相信我定会再上去一次,甚至是几次,直到追寻到最后的“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