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饭间,大家又无聊地围坐在炉边,昂让老师问我:“今天去了哪儿啊?”

“去了泉华滩…”,我兴奋的说:“泉华滩可真漂亮啊!”

昂让老师又问道:“村里还有个玉龙西垭口,你们知不知道?”

我从没请说过这个玉龙西垭口,既然叫做“玉龙西”,那一定是在村子附近吧!我摇了摇头,说:“没有…都没听说过,只知道有呀哈垭口、子梅垭口…”

昂让老师接着说:“玉龙西垭口就在后面,要走五六公里…”

我饶有趣味的问他:“是吗?好看吗?”

昂让老师淡淡的回答道:“嗯,好看,对面就是贡嘎雪山,还有云海…”

听他这么一说,让我有点惊喜,问道:“啥?还有云海…”

“嗯…”昂让老师默默的点点头,端起碗将饭拨进嘴里,专心致志的嚼着。我知道他这是在吊我们的胃口,但我又没法抑制自己的好奇之心,追问道:“就在后面的山上?”

昂让老师又点点头,说:“嗯!它和子梅垭口一样,差不太多,值得一去…”

阿紫眼睛亮晶晶的,心里似乎是激动澎湃的快有点坐不住了,忙说:“那咱们明天去呗!”

一旁抽烟的烟雨也不淡定了,凑上来说:“必须的!”

昂让老师将碗里的最后一口饭拨进嘴里,边嚼边提醒我们:“不远,但也不算很近,有五六公里哦…”

我大言不惭的说:“咳…这两天不一直在爬山吗!五六公里太小意思了…”实在不敢想象,还没爬过多少山的我,已经开始对爬山嗤之以鼻了…

第二天,我们计划用三到四个小时,赶在日落到达垭口,一个小时一到两公里的速度,我想应该会很轻松吧!所以,我们定在午饭后出发。

昂让老师亲自送我们出门,站在视野宽阔处,他指着对面的山谷告诉我们就是那里!另外,山谷前有条河,河面很宽,想要偷懒直接越过去是不太可能的,但有一座简单的木桥架在河面上,想要过去,就必须先找到那座桥!从昂让老师家去到桥边有差不多两公里的路程,过河之后,很快便会进入山谷。

这座山谷郁郁葱葱,到处都是矮矮的荆棘树,小路像网一样织遍山坡,都是牛马所为。秋末冬初,山谷景色早已荡然无存,一路上都无景可赏,我们只能一门心思的爬山,有时候路过牛马栖息的草坪,我们还能躺下来晒晒太阳,这也算是爬山过程中唯一的一点乐趣了吧!

走过半程,我们发现夹在山间的一条因枯水期而干涸的小河,处在山体阴影下的河段还结着厚厚的冰层,与脚下的路相比,裸露着的河床的显得更为平整。于是,我们下到河谷中行走,但还没走至尽头,前方的河床已深埋入茂密的荆棘丛中,我们只能再回到山上。

抬头眺望时,我发现河谷两侧的大山各有一个垭口!我有点不知所措,到底该往哪个垭口走,我一直拿不定主意!昂让老师只说过沿着山谷一直走,走到头,却没说这儿还有其他垭口…

“走这里吧!如果不是,那就绕去那里,两座山的山脊应该是连着的…”烟雨边说边伸手从右向左笔划着,说完,又一马当先,向右边走去…

也好,这貌似是容错率最低的方案了!

烟雨爬的稍快,好在前方探明道路,我和阿紫老老实实的跟在后面。过了半个小时,我们抵达到山峰的雪线,前路逐渐模糊起来,不少地方都被冰雪覆盖起来。再抬头寻找烟雨,他早已换了方向,沿着山坡爬了上去!

我停在原地,有点怀疑是不是走错了路,再低头看看河谷,发现它早已消失在山坳之中。我们已经爬升了很多,若要再折回去,又犯懒不想再折腾,心想,说不定这儿也能过去呢!

不再多想,我和阿紫跟了上去,可向上的山坡越爬越陡,我和阿紫不得不手脚并用,到后来,我们的身体几乎都要趴在地上,感觉这山坡足有四五十度的坡度!

玉龙西垭口 · 很危险的爬山

 玉龙西垭口 · 很危险的爬山

我相信自己的体力,爬坡时感觉还好,可阿紫一个女孩子,这确实有点难为她了!我们两个不要命,却还带着她走进这危险之地,真是不太放心。于是,我调整了队形,让她走在我前面,如不小心掉下来,还有能我在下面接着点…

当我们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登上山脊,以为接下来会轻易多了,可眼前的一切却给了我们一个沉重的打击,我发现我们还是爬错了地方…

好在一切都在预料之中,那就沿着山脊走去玉龙西垭口好了。可没想到的是,山脊的尽头竟然是一道四五十米的悬崖!玉龙西垭口就在山谷对面,可附近找不到任何道路通向对面,或是连接到对面。

这时,还有一个小时落日就要来临,这么短的时间内,我们肯定抵达不到玉龙西垭口了…

我无奈的在山脊上散起步来,我只能接受了这个现实,大不了明天再来一次,又有何妨!可烟雨却执意挑战这个极限,我和阿紫居高临下,看着这只“蚂蚁”在山谷里上上下下,不知道从哪儿抄到的近路,居然连滚带爬地跑到了对面的山坡上,接着在日落时分赶到了垭口…

因为这次失误,我不得不第二天再上垭口,为的就是心中的那个对贡嘎山想象!当心中所期待和想象的一切在自己的不断努力中出现在眼前的时候,这种实现愿望的感觉,总是妙不可言…

再次登临玉龙西垭口,只剩下我和阿紫,没想到她小小的身体里蕴藏着那么大的胆量与坚韧。虽然经过昨天的历练,我们在山谷中徒步已轻车熟路,但困难依然重重,我们的神经一刻也没有放松过。

日落时刻再次来临,山间涌现出浓浓的云雾,只见白茫茫的一片,很快就布满了整个山谷,云涛汹涌,并越过较矮的山脊缓缓流淌而下。云海之上,贡嘎山山顶早已被云层遮盖,难见其真容,山腰间巨大的冰川层层叠叠,好似天上的宫殿,如同仙境一般。

随着夕阳西下,阳光透过云层从侧面撒向贡嘎雪山,山体瞬间就被染成了金色,山下的云海也也被染成了金色,远处,一大片不知名的山峰都好像长出了层层金鳞,无不熠熠生辉。

光线由黄转红,由红变紫,贡嘎雪山在不同色彩的光线下呈现着不同的气质。它不再冷峻高傲,而是变得热情似火,给人以亲切的感觉。日落景观的最后时刻,天地都变成了紫色,身边的阿紫兴奋的大喊大叫,可爱至极,因为紫色正是她最喜欢颜色。

我和阿紫就这样伫立在冷风之中,眼睛睁的大大的,周围的景色是多么奇妙,就好像魔幻世界一般,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夸张!待到天空再无任何颜色,我们才可以心满意足的回家!

回程的时候总是归心似箭,记得出门前,昂让老师问我想吃什么?我特别老实的说想吃肉!山谷里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但眼前始终浮现着一大块肉,想必吃起来一定很过瘾,口水不停地淌进胃里,我想我得走的快点…快点…再快点…

玉龙西垭口 · 回程

 玉龙西垭口 · 回程

All Comments

Leave a Reply Cancel Reply

Tip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disclosed!

If you can't see clearly,please click to change...

Colle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