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登登,我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世界上有这么一个神奇的地方叫玉龙西村…

登登是个徒步登山爱好者,我和他相识在四姑娘山脚下的客栈里,他是我的室友,说话间我们很快发现彼此意气相投,相谈甚欢,就好像已经相识许久。

有一天,他一时兴起,说要给我介绍个好地方。他说,如有时间可一定要去,边说边掏出手机凑到我眼前,还未看得清楚,只感觉手机移动的时候好像有一道金光闪过…我搓了搓眼睛,仔细一看,手机中的画面金光灿灿,画面美的令人窒息,其中展现的如此壮观的景色,我还从没有见过…

画面定格在日落时分,四周的光线都已褪去,唯有一座巨大的雪山被笼罩在金色光芒之中,山峰直入云端,山体挺拔如天神下凡一般,气势磅礴,雄伟壮观。其中,更为夺目的是雪山前的一片湖泊,湖水清澈透明,平静的湖面犹如一面硕大的银镜,它将宏伟的雪山倒映其中,上下浑然一体,交相呼应,恰似时空折叠一般…

我正看得出神,登登这时却要缩手回去,我的头不自觉的随着他的手移动,险些撞进他怀里,他又要将手机揣进裤兜儿里,我急忙喊道:“等等…我还要看…”,我一把将手机夺在手里,一边欣赏一边不停的赞叹道:“wocao…wocao…”

被夺走手机的登登也不着急,他一边笑一边看我专注的样子,我知道他这是故意吊着我的胃口,看我出的洋相。

看了一阵子,我抬起头问登登:“这是贡嘎雪山吧?…”。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到贡嘎雪山,我从来没见过贡嘎雪山,依稀记得电视新闻中提到过它,它是“蜀山之王”,是四川境内的第一高峰,但我从不曾有过如此震撼人心的感觉…

登登意味深长的点点头,还不等他说话,我又接着问道:“这是哪儿啊?”

登登回答道:“冷噶错…”

“冷噶错?冷噶错在哪儿?”

“玉龙西村”

“玉龙西村在哪儿?”

“在甲根坝附近,具体在哪儿,我也不太清楚…”

“这是你拍的?”

“嗯,是的!”

“那你怎么不知道在哪儿?”

“我是包车去的,只知道途中路过了甲根坝,其他的就不知道了…”

“那你是怎么知道这儿的?”

“是一对国外的夫妻游客带我去的,不然我根本不会知道…”

“啊?你怎么和他们认识的?”

“他们是我徒步贡嘎环线的队友…”

“Wocao…你还环了贡嘎…”

“是哦,不过没环完,一共走了五天,途中遇到暴雪便放弃了…”

“哦,是嘛!然后你们就去了这里?”

“嗯,所以说,能来冷噶错有一部分运气成分!”

“怎么说?”

“起初我根本不知道这里,要不是这对国外的夫妻游客要去,我才好奇跟着去的…”

我对他竖起大拇指,因为他的这个决定做的太对了,简直是做了一次超值价的买卖。

“看过这里的风景之后,我还试图上网查找冷噶错的资料,发现这个词现在在国内的网站上根本没有任何资料,可见,人家外国人做的攻略就是牛掰!”登登摇摇头,接着说:“听当地藏民说,冷噶错的发现距今仅三年时间,国内很少人知道,更别说去过多少,不知怎么外国人却知道的很多,经常有人徒步找他们租马…”

不得不说,国内普遍的旅行观要多落后就有多落后,旅游网站中充满着各种吃喝享乐的游玩攻略,却几乎找到几篇探险类文章。而我们唯一得知新景点的信息源都是官方媒体,它们宣传哪里,人们就去到哪里,导致人们因为知道的少而失去了选择的权利,每当节假日来临,人山人海的知名景区如长城、西湖、桂林、黄山、丽江、外滩等等,因太受游客欢迎导致旅游体验极差,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

再如,每个网红景点诞生前都是一处秘境,秘境除了有十分罕见的风光奇观,还存在着当地原汁原味的旅行体验,但当其为人们熟知时,便是失去灵魂的开始,因为景区将面临过度的开发,变成不伦不类的存在。

登登叹口气说:“趁它还没那么出名,你赶紧去吧…”

我重重的点点头,“嗯,是啊,别到火时人满为患…”。但我又接着问:“我到底怎么去啊?”

“额…先去康定,那是去甲根坝的必经之路,也是去玉龙西村的必经之路,到哪儿之后再投石问路吧!而且康定再怎么说也是个城市,那里包车也相对方便…”登登的建议虽然不够完善,但我对自己能去玉龙西村已经有了极大的信心。再看着手机里的这幅画面,我的身体虽然还在四姑娘山,但心早已飞去贡嘎了…

过了几天,我结识了阿紫和烟雨两个伙伴,他们两个也是被登登手机里那幅画面迷的神魂颠倒的可怜虫,我们相约在康定的贡嘎国际青年旅舍,准备用一顿牦牛菌菇火锅开启这段奇迹之旅。

还记得电影《甲方乙方》中“偷鸡”吃的尤老板,可怜的他连耗子都吃,再吃不到肉就差吃人勒!也许太怕惨成这个鸟样子,我们进村前必须得大补一顿。三个人的吃劲很猛,但肚子却很萌…

三百多块钱的火锅刚吃了一半儿就撑破了肚皮,不仅牦牛肉没吃完,甚至菌菇都吃不完,看着满满一锅的营养无法带走,好不心痛…

酒足饭饱后,我们游荡在康定河边,看到康定的夜景居然也有大城市的魅惑。

阿紫毕竟是个女孩子,看到美的事物就会莫名的高兴和满足,并且一定要和美的事物合影,所以留念对她来说非常重要。


烟雨则靠着栏杆点起一支烟,好像点燃一片思念,看着河水东逝,他将烟狠狠地吸入,再缓缓吐出,故作深沉,却又好像把思念和怨念都吐了出来。

我有点怕冷,不仅将冲锋衣的拉锁拉合,还要将手藏在兜里,只留两只眼睛观察着周围,默默站在一边像一块木头。

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我们还没弄明白怎么去玉龙西村呢!

刚才的火锅好像白吃了一样,三个人站在河边面面相觑,忍不住大笑起来...

河边真的冷啊!阴森森的冷气直往衣服缝里钻。于是我提议,还是先回青旅再说吧。我记得出门吃饭的时候,曾看到过青旅的小黑板上写着几条拼车游玩路线,当时着急吃饭没仔细研究,或者问问青旅老板,说不定他会知晓一二呢!

回到客栈,时间已经不早了,我们商量好,三个人分头行动。阿紫负责收拾包裹,烟雨负责寻找附近有没有合适的车辆或者交通方式,而我负责去找客栈老板了解情况。

真是做梦都没有想到,我们还真的找对了人!客栈老板在玉龙西村小学有过一年多的支教经历,对于哪里再熟悉不过,这不禁让我们肃然起敬,看到前来问询的我们,问道:“你们准备去多久?我这儿有去泉华滩的路线,但是必须得跟团来回!”

我想了想,去往玉龙西村至少花费一天时间,而到达玉龙西村的当天还不知天气如何,能不能站在冷噶错看到日落还是个未知数,这样的话,我至少需要两天时间,如果没看到预期的景色,我可能还要多待一天,于是,我回答说:“大概三四天吧!”

客栈老板一听,不解的问道:“嗯?那你们准备住那里?你订好住宿的地方了吗?”可能因为他在那里生活过的缘故,了解哪里的生活环境,看到我们几个不知天高地后的小朋友,便有点担心。

我们三人没有一个人带着帐篷,因此不能在野外露营,如果当地没有旅馆客栈,我想我们至少可以求助当地藏民,运气好的话,便住在藏民家里,条件差点无所谓,因为我们追求的是冷噶错,是贡嘎山。我说:“还没有…不过藏民家里应该可以住吧!”

客栈老板嘴角微微上扬,有点欣赏的意思,他笑着说:“若是愿意住藏民家…那就好办了!去往玉龙西村需要翻过折多山,到达甲根坝后,再根据情况选择相对好走的路,因为哪儿的路是在太烂了,所以,你们最好拼一辆越野车去,越野车花费大概八百块的样子,四个人每人分摊两百刚刚好!”他看了我们一眼,又接着说:“可你们三个人…好像显得贵了点儿…”

一听这价格,我也很无奈,我辞职出来游荡世界,一直打着穷游的旗号,很多地方,能用双腿就绝不坐车,能用公共交通就觉不打车…但玉龙西村距离我们实在太远了,车费虽然很贵,但这次的行程本就是为了玉龙西村而设计,如果不去,岂不是如“叶公好龙”一般!我跟大哥说:“那怎么办?实在不行,我们也只能这么过去!毕竟来都来了…”

“或者…你们可以先坐公交车去沙德,接着从沙德再雇车去玉龙西村,但是,不知道哪里的路况怎么样了,听说在修路,但也有可能没修…不过,这样一来,买公交车票需要三十块,打车需要三四百块,这样算下来,分摊到每个人的路费差不多得一百三四十块,也算省了一点…”老板一边说,一边帮我们盘算着,没想到的是现有有了两个方案备选,一个过程方便但费用高,另一个费用低但过程折腾…

费用对于我们来说,当然是能省则省,但这时候,我们好不容易将迷茫的计划变成了真实的目标,钱已不再重要,目标比什么都重要…

离开客栈时,老板嘱咐我们要多注意安全!玉龙西村的海拔有四千多米,村子周围景点的海拔更是大大高于村子,且都在山腰或者山顶上,村子基础设施较差,医务条件更是简陋,一旦出现高反等身体不适的反应,就要立即撤出,以免耽误病情,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第二天天蒙蒙亮,我们三个就已经准备好要出发了。由于前一晚烟雨并没有找到合适的去玉龙西村的车辆,我们只好早早上街找车。然而不出所料,我们刚上街就看到早有不少包车司机等在路边趴活儿,我们走过去其中一个询问价格,不料一下子围上来好几个。看来可供我们选择的车很多,所以我们心里不禁暗暗有了底气,聊了一会儿,司机们有的没听说过玉龙西村,有的不愿意去,剩下的便是咬死八百的车费不松口。当然,我们也不着急,不是还可以坐公交车嘛...

于是,我们装模作样的背着背包等在公交站。这时,一个藏族汉子忽然过来找我们搭话,他朝我们点点头说:“你好!”

我们也点点头,说:“你好!”

这个藏族汉子皮肤粗糙,脸色黝黑,肥胖的身体却显得很壮实,样子很凶,说话间却透露出老实。他问我们:“你们去哪儿?”

我说:“去玉龙西村!”

“哦…我带你们去啊!我有越野车!”说完,他指了指不远处的白色越野车。

我问:“多少钱?”

藏族汉子嘿嘿一笑,说:“他们八百 ,我七百就带你们去!”

闹了半天,他早就知道我们要去的地方啊,看来是背着组织来截胡的。虽然减了一百块钱,但我感觉价钱还是有点高,我装作毫不在意,说:“算了,我们还是坐公交吧!”

看我不为所动,藏族汉子居然埋怨起来,说:“七百还多啊…现在是淡季我才收你七百的,旺季的时候我们的价钱可是一千五到两千!”

我知道现在正值淡季,车多顾客少,即使车费再降一点他们还是有的赚的,少赚一点也比闲置一天强吧!于是,我装起可怜,说:“咳…我们都是穷游啊,真没多少钱…你没看到我们正在等公交车吗?”

藏族汉子有点着急,问我们:“那你们说多少?”他顿了顿,接着说:“公交车只开到沙德,你们从沙德雇车花掉的钱也不比这少,还多了不必要的折腾。另一个,沙德雇不雇得到车还另一说呢!”他回头看了一眼,又接着说:“他们过来我就还是八百了,到时候肯定不会再还价了,你们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儿了!”

听他这么一说,我心里也有点犹豫了,因为他说的在理,如果我们在沙德没有雇到车,那我们岂不是要在沙德停留等车,如遇到最坏的情况,说不定将浪费掉一天的时间。如果只因为省那么几十块钱,而浪费一天的时间,那我宁愿花掉那几十块钱,因为它对应的时间成本实在是太高了。我想了想,坐他的车,我们不仅不用再多折腾,还可以免去挤公交的疲累,让自己舒服一点。我的心已经妥协了,但嘴上还是要争取一下,于是,我试探的问他:“六百行不行!我们三个人,每人分摊两百可以接受…”

藏族汉子抿了抿嘴,不再答复,眼看着他转身就要走,我一看情况不对,心里突然一下紧张起来,忙喊:且慢!

谁知,我话都到嘴边了,他转了半个圈的身子,在停顿了两秒之后又转了回来,我喜出望外,赶紧笑脸相迎,心想,您就答应了吧!

“那就…六…百…五…”不知藏族汉子已在心里下了多少个决心,说话都是一个字一个字的蹦出来…

我一听藏族汉子松口了,看来有戏,赶紧迎上去说:“还五什么五啊…六百嘛…六百”

藏族汉子一下子被弄的有点不知所措,想拒绝但又不好意思,无奈之下,他抬手指了指车的方向,说:“哎呀…六百就六百…”说罢,我们一路小跑,赶紧上了车,车上,我们高兴的跟司机称兄道弟,聊东聊西,一路高歌猛进…

就这么翻过折多山,路过甲根坝,绕过沙德,经过上木居,历经四个多小时才到了玉龙西村。我们在车上睡的昏天黑地,忽然有人拍我肩膀叫我起床,我睡得眼惺忪,好不容易才坐起身来,扭头望向窗外,居然看到一片荒野…

All Comments

Leave a Reply Cancel Reply

Tip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disclosed!

If you can't see clearly,please click to ch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