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说有蓝毗尼这个地方还是出自小胡的口中!她说她离开博卡拉,就会去一个叫蓝毗尼的地方,哪里是佛祖诞生的地方,她要亲眼看看哪里到底有什么神奇之处!

听她这么一说,我也想去了。于是,我们在一个天还未亮的清晨就坐上了去往蓝毗尼的大巴车。从博卡拉到蓝毗尼与加德满都到博卡拉的路程相同,同样要经历八个多小时的颠簸…

黄昏时,我们终于抵达到蓝毗尼的车站。下车后,小胡和我说:“网上说我们可以住在中华寺的,我想去试试…”

这时候,我才知道,蓝毗尼有各个国家资助建设的各种佛教寺庙,其中能提供住宿的通常是我们中国人的中华寺和韩国寺。

小胡的这个提议让我心里多多少少有些抵触,因为我不信佛,更不懂佛教,我仅仅把自己放在一个旅客的位置上,我不想因为我的无知而给寺庙里的僧人们增添麻烦…

我提议住在旅店,但小胡仍然坚持己见,她说:“咱们先去中华寺问问,如果不让住,再找旅店也不迟,如果可以住进去,多一份寺庙里的体验又何乐而不为呢!”

我不好意思和小胡争辩,只好跟在她屁股后面。由于距离太远,我们徒步了十几分钟后还是决定叫个人力三轮车,也多亏了这个决定,我们才幸运的在中华寺关门的前一刻赶到了目的地!

万万没有想到,中华寺的师傅对我们入住的请求答应的那么痛快!他只迟疑了一秒,就给我们分配了房间,也许是因为天色已晚,师傅不忍看到我们深陷夜幕之中,在外奔波寻找住处…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体会,是因为和我同屋住着的老詹告诉我的一些情况。他说他虽然已经来到蓝毗尼多时,但也只是和我同一天住进中华寺的!中华寺的入住需要提前预约,所以,他之前一直住在韩国寺。对于我的到来他羡慕不已,感叹着我和小胡的运气之好…

中华寺的客房均是三人间,有独立卫浴,虽然设施有些陈旧,但与韩国寺的大通铺相比简直就是天堂!除此之外,每张床上都有蚊帐,仅这一个小小的细节就能让住在韩国寺的客人羡慕不已。关于这点,老詹是深有体会…

既然住在了寺庙,当然要遵守寺庙里的规矩。入住的时候,师傅就已交代了老詹教我,比如,寺庙在晚上七点钟关门,我们必须要在关门之前回来;师傅们的早课时间是早上四点半,所有住在寺庙中的客人都必须参加学习;寺庙的食堂提供免费的素食,但必须在规定的时间里去食用,并且在食用的时候,不能发出声响,以免打扰到其他人…

了解这里的所有,我小心翼翼的把随身带着的物品安排好。虽然距离入睡的时间还早,但寺庙里的生活本就是十分无聊的,我草草的写完日记,就准备入睡了…

“Duang…Duang…Duang…”

窗外忽然响起钟声,正在熟睡的我,脑子好像瞬间被炸开一般!我怎么感觉自己才刚刚睡下,这就要被起床了!我定在四点钟的早课闹铃这时候也跟着响了起来!我真是欲哭无泪,看来是真的要起床了…

我眯缝着惺忪睡眼,抹着黑去关手机闹铃。扭头再看老詹,他躺在床上居然还一动未动!我过去拍拍老詹,没想到老詹人未动声先至,他说:“等我再醒五分钟…”

还是老姜比较辣,他说五分钟真的就五分钟!正在刷牙的我惊奇的看着老詹一个鲤鱼打挺就从床上坐起,没用了几分钟就搞定了洗漱任务。我们快速出门赶去大殿上早课,当然,“按时到达”也在老詹的意料之中。

寺庙里的大和尚看人已到齐,便示意众僧开始念经。我们住在寺庙里的客人,如果不是长期信佛念经的,根本听不懂他们念的是什么!还好,大殿墙角的案几备有供人查阅的经书,老詹自己拿了一本,也替我拿了一本,我翻开一看才发现,不仅仅是刚才的“听不懂”,而且看也实在没有看懂!有些经文是汉语诗词,以我浅薄的语文水平还勉强可以理解,可有些经文是音译的梵文,这就摸不着头脑了…

我迷茫的看看大家,感觉他们每个人都很严肃认真。我觉得这已经不仅仅是个规矩问题,而是一个应该被认真对待的事情,于是,我也跟着大家照着书本上的经文一字一句的念了起来…

早课包括有《楞严咒》、《大悲咒》、《十小咒》、《心经》各一遍以及回向文等,在念诵的起止都配有梵呗赞偈。我们不仅跟着大和尚听经诵经,还会配合他们做一些早课仪式,比如绕佛、跪拜、念诵“南无观世音菩萨、南无大势至菩萨、南无清净大海众菩萨”。直至大和尚敲三下磬,接三下大钟,这样的一堂早课才全部结束。

吃过早饭,我打算约小胡出去寺外走走,可没想到蓝毗尼的雾气浓得惊人,能见度只有几米,身在户外的我好像瞎在了雾里,真担心有什么奇禽怪兽突然闯出来。无奈之下,我只好回到寺庙里继续补觉。

直到中午,雾气终于渐渐散开,但还是如同雾霾一般,这样的空气质量,真是不禁让人皱起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