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是跨年夜睡得太晚,一觉醒来都已经八点半了!好在睡觉前,我已将背包收拾好,草草洗了把脸就赶紧赶去车站乘坐九点钟去往博卡拉的大巴车。

亏得我动作迅速,买好票时刚好九点整。我找到了即将乘坐的大巴,上车后才发现自己居然是第一个乘客!我心中一阵懊恼,早知道就吃完早饭再来了…

司机看到我背着大背包,示意我到汽车后面去安排行李。于是,我抱着背包下车跟在他后面,他打开汽车后舱盖,一阵灰土之气随之铺面而来,舱内所有可以落灰的地方都堆积着厚厚的灰尘,阳光透过舱门边的小孔照射进去,乍一看,还以为是尘封多年的古墓…

在这块巴掌大的空间里,我足足找了十几秒,始终没能找到一处让自己满意的安放之处,索性我不找了,随意地把背包丢在里面就上车回到了座位上。

过了十几分钟,大巴车开动了,我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几个乘客!我暗自纳闷,来往博卡拉的乘客这么少啊…

大巴车在加德满都的街道上缓慢地移动着,但这不是因为拥堵,在没载满人的情况下,他们会和小巴车一样,一边走一边拉客。于是,没有固定站点的大巴车在任何一个聚集着人群的地方都要停车…

停车时间少则等几分钟,多则等十几分钟,于是乎,有不少贩卖零食的小商小贩上车推销,他们拎着大包小包上车,还真有不少乘客捧场,看起来生意还不错…

看来尼泊尔人的贫穷并不是智商问题,他们也会勤劳的抓入任何商机为自己的家庭创造财富。商贩们大多卖水和薯片,在我看来这在大巴车上属于可理性消费的商品,但也有商贩扛着两卷布匹上车推销,这就让我无法理解了…

大巴车断断续续开了近两个消失才驶出加德满都,紧接着一头扎进大山之中,开始在颠簸的盘山公路中狂奔,这不禁让我想起从吉隆口岸坐越野车到加德满都的恐怖回忆,心中不由的暗自叫苦,难道今天又要吃土…

庆幸的是,越往山里走,空气越潮湿起来,也许是刚下过雨的缘故,地上的土紧紧被适当的雨水融合在了一起,脑海中那尘土飞扬的剧情一直没有上演。加之大巴车型较大,轮胎也大,在坑洼不平的道路上行驶,比越野车平稳多了!没有以上两点致命的干扰,我放心的在车上补起觉来…

我在国内上班时,就有乘车睡觉的习惯,只要是不太颠簸的情况下,我都可以在硬邦邦的车座上睡得像席梦思一样舒爽。于是乎,这车我坐的是如鱼得水,睡的那叫一个“如痴如醉”…

再醒来时已是下午两点多钟,汽车不知道正停在哪个山头上休息,我睁开朦胧的睡眼看到人们正在下车,混沌的脑子还以为到站了,惊的我赶紧朝窗外看看。

不远处有两座房子,不少人进进出出的,看起来像个吃饭的地方。我松口气,发现自己也开始咕噜噜的叫起来,于是,我也下车进房子里看看有什么好吃的!

进门后,我发现这房子真的好大。数不清的人头在里面攒动着,看起来足有上百人,他们有的正在吃饭,有的正排队打饭,我往打饭的地方瞧了瞧,长条形状的桌子上放着三五个码着食物的大餐盘,几个举着大勺的服务人员正在给大家盛饭,每个人在盛饭之前都要递上花花绿绿的饭票,而饭票的兑换处就是进门后不远处的一张小桌子。

小桌子旁坐着一个矮胖的尼泊尔男人,他麻利的摆弄着桌上饭票和零钱,得空儿时,还时不时的指挥服务人员收拾碗盘、补充食材。看得出来,他就是这个餐厅的老板。

我从老板手里买了两百卢比的饭票,从长条桌处打了两个小菜和一大盘米饭,米饭拌着咖喱土豆汤吃,味道还真是不错!座位旁的茶壶里还有免费的阿萨姆红茶,饭后喝一杯,提神助消化!

我吃饭很快,生怕被丢掉的我直接返回到车上,待大家都上了车,大巴车又继续在大山之中盘绕着…

不知过了多久,天都黑了!忘了睡过几觉的我用渴望的眼神注视着窗外,我寻思着这都走了多长时间了?我的屁股都快坐爆了,脑子也要睡炸了,怎么还没到博卡拉!又过了半个小时,车窗外才终于出现了大片大片的建筑,我知道大巴车终于进入了博卡拉,至此,距开车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八个半小时!

我重重的松了口气,心想,我的妈呀,可算是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