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台湾游记(10):火车

下一站,我要赶往花莲市。

由于距离较近,我计划把充足的时间用来休整,攒足精力用于第二日挑战传说中的苏花公路。苏花公路依海岸线而建,沿路可看太平洋海景和峭壁山色,是著名的景观公路,其中最著名的景点是清水断崖,主要界于崇德到和仁之间,约有十数公里。

不巧的是,五月底临近端午,这是进入台湾梅雨季节的标志性节气,山里的气候变幻莫测,时雨时晴,尤其是台湾东北部山区,雨量更是惊人,落石塌方在苏花公路沿线时有发生,所以特别危险。

为了安全起见,小伙是不骑苏花的,他建议我跟他去花莲坐火车直接去苏澳。听他这么一说,我心里是拒绝的,我不想在这个圆满的环岛旅行中留下任何遗憾...但我突然很舍不得这个同伴,他因为信任我,才会临时改变行程,跟着我冒雨骑行50多公里来到瑞穗。更因为我深知顶着大雨前行有多困难,尤其是在苏花公路上,要再一次承受连翻几座山的痛苦,还要时刻警惕落石塌方...

我深知,人,不能怯懦,但,不可不知敬畏。

我似乎给自己找了一个无法辩驳理由,就同意按小伙的计划进行。

前往花莲的路相对比较好走,久违的大平路再次出现。我们花了一个小时就骑到了光复乡,在光复糖厂,我们品尝了各式口味的冰激凌,尤其是芥末味儿的,我还是头一次吃到。

光复糖厂原由日本人经营,后不造糖转为观光用途。在整个观光园区中,坐落着一排排的日式建筑,是台湾硕果仅存的日式木构造建筑群,可以充分感受一下日本文化的寂静之美。

下午四点左右,我们抵达花莲市,花莲有美丽的七星潭,可我却没机会去观赏。

小伙让我跟他走,说带我去吃一个好吃而且必吃的东西。到那一看,原来是「炸弹葱油饼」,油饼里含着颗荷包蛋,到底是怎么个「爆炸」效果,待我咬上去拿一刹那就全了解了。由于好奇,我接过葱油饼就咬了上去,也许是太用力的缘故,溏心蛋黄爆满了整个口腔,让我猝不及防,回过神,发现手套上、衣服上也成了爆炸现场...我用嘴顶着葱油饼一动也不敢动,赶紧示意小伙递给我纸巾擦擦干净。然后,再配上一杯「黑糖仙草」,正好配成一个「爽」字...

我看火车快到点儿了,赶紧招呼小伙赶往火车站,在火车站的门口,我们各自分工,他去买票,我来看行李。我还是头一次在台湾坐火车,买票这种事情还是他比较熟悉,小伙买完车票后递给我两张,我看小伙手里也是两张车票...仔细一看,才发现有一张是专门给自行车买的半票,火车配备了专供携带自行车乘车的车厢,很人性化的服务。我们推着自行车上火车,坐在去往苏澳的路上,透过车窗,我看到车道旁边的太鲁阁阴云密布,仿佛时刻准备下雨的样子,想想在下一站下车去骑行苏花还来得及,但在这时候骑无异于送死,虽然心有不甘,但也无可奈何!

只需一个小时的时间,我们就到达了苏澳,距离车站不远的地方,我们找到了落脚的民宿,这个民宿是小伙个人计划中的安排,他说是同学亲身体验过的,强烈推荐,好住不贵...由于多出一个我,正好安排在一个双人间中,更加省钱。进入房间,看到一人一张双人大床,真是出乎意料,安顿好住宿,我们还计划去体验苏澳冷泉。

苏澳冷泉位于苏澳镇冷泉路上,距离我们的民宿较远,我们骑了20多分钟的车才赶到。进入苏澳镇时,看到地上湿漉漉的,气温也不是很高,显然是刚下过雨。待我们靠近冷泉时,明显感觉周围更加清凉。

由于天色已晚,老板告诉我们只可以泡二十分钟就要关门打烊。但事实上,我们只泡了十分钟不到,因为泉水实在是太凉了,我们怂到不敢多泡,好几次下定决心准备扎个猛子,可到最后都放弃了。

也许是因为周围气温低的缘故,苏澳冷泉并没有给我带来惊喜的体验,反而是让我见识了夏季中寒冷的另一个高度。我们悻悻的往回走,发现路边有一家卤味店,于是买了300台币的卤味,酒足饭饱后就洗漱睡觉了...

You May Also Like

View More
漫记西游尼泊尔(二十四):告别
View More
漫记西游尼泊尔(二十三):腊八节
View More
漫记西游尼泊尔(二十二):佛祖诞生之地

All Comments

Leave a Reply Cancel Reply

If you can't see clearly,please click to ch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