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迷迷糊糊的醒来,一推开门,就看到老妈皱着眉头,一手扶着墙,另一只手扶着腰在客厅里挪动!其实是站着在走,只是步子很小。我问老妈怎么回事?老妈说,摔了一觉跤!

啊?怎么摔的!我既惊讶又紧张,在我的印象里,老妈四肢灵活,身体一直不错,虽然已有五十多岁的年龄,但也不至于摔跤摔得如此难过的样子…

老妈说她是早上冲澡的时候滑倒的,要怪就怪那个除湿气的脚贴,揭掉脚贴的脚底像摸了油一样,一不小心就仰面摔在地上。老妈摔倒的时候我还睡在梦里,家传的皮实性格让躺在地上的老妈都没喊我起床来看看她!独自躺了一会,感觉好点了,就扶着水管站起来,接着,把澡冲完…

老妈和我说她腰疼!我心疼的摸摸老妈的腰,自责不已!

经过医院的拍片检查,医生说老妈的胸椎骨折了,需要卧床静养一两个月,平躺,不能乱动,仅开了几盒骨康片,就结束了诊治!

回到家,我命令老妈要好好躺着,别乱动!可老妈平躺久了就换侧躺,我说这么躺不好,吓唬她小心脊椎错位!吓唬了几次,老妈还是会时不时侧躺。我也知道,长时间的平躺也会感觉难受,但这是对腰椎恢复最好的姿势。

腰痛的老妈开始自己乱想办法,她对我说,儿子,给妈贴个膏药!经常贴膏药的她捡起了这个对她来说百试不爽的招式…

第二天,我做好饭后扶老妈来吃,看到她腰上的膏药翻新了…第三天第四天,继续翻新…我问,妈,这膏药你不停的贴啊?老妈可怜的嗯了一声。揭掉膏药,我看到被贴过膏药的皮肤起了红色的疹子!老妈这才说,可能贴膏药有点过敏…

我说,妈,别总贴膏药了,我给你买云南白药吧,喷一喷,按摩一下,应该会很好…

于是,云南白药又变成了老妈的一种“精神良药”,也不知道是不是在腰疼,她总喷!一大瓶子药四五天就见底了…

我说,妈,幸亏你不吸毒,不然你真会变成一个大烟鬼!!!老妈白我一眼,可怜的说,哼,傻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