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桥沟 隆珠措

我恋恋不舍地坐在去往四姑娘山的大巴上,虽然这已经“好吃懒坐”在成都整整三天时间,梦里,我还不停的念叨着:火锅、酥肉、鲜鸭血、冰粉、冒菜、卤猪脚…

朋友说:“天府之国实乃温柔之乡,好吃好喝好山好水之外还美女如云。意志不坚定者难免流连忘返,乐不思归,如此则一生平淡,难成大事。”起初只以为这是句玩笑话,但待我身处这天府之地时才深深的体会到,成都真的是一座待久了就会变懒的城市…

从成都出发,经都江堰、映秀、卧龙,最终到达了位于四姑娘山脚下的日隆镇,车程约四个多小时,日隆镇海拔 3200 米,算得上是高原地带了。

途中,大巴车翻越的巴郎山垭口海拔 4000 多米,那曲折的盘山公路好似“神魔炼狱”一般,车上很多人都忍不住吐了...

自诩经历过珠峰公路的我,这并不能对我产生什么影响,仅仅是让我稍稍皱一下眉头都不可能的事情…

珠峰公路

珠峰公路

然而,我从日隆镇前的四姑娘山镇下了车,司机将背包从大巴上拖了下来递给我,我接过背包居然踉跄了两步,抱着背包的我显得相当吃力,奇怪它怎么加重了几分,我试图将它扛在背上,但努力居然让我使出了吃奶的力气!

也许是不是前几天在成都的生活太过舒爽,下了车的我,脑袋瓜晕晕沉沉,走起路来好像踩着棉花,前路硬是被我不自觉的走成斜线。去往客栈仅有两公里的路程,但酸软的四肢、发闷的胸口、沉重的包袱险些将我交代在这里,我低着头,仅仅只走了几十步,便累得眼冒金星...

我将背包甩在路边喘着粗气休息,抬眼看到前路居然还有几十米长的大陡坡,我看看天,又看看自己,绝望顿时在心中狂躁起来,想死的念头都有了…

最终,不知道我经过多少时间才走完这漫长的两公里,只知道我躺在客栈的床上瘫了很久很久,至于多久,我不太清楚,一直到登登推门而入的时候吧。

登登是我在这间屋子里的第一个室友,之后还会迎来第二、第三个室友,最终会有六个人聚集在这间屋子里。

很巧,登登就睡在我对面的床上,一进屋就径直走向自己的床,看到对面生无可恋的我,打招呼问道:“你好,你咋了啊?”

躺了好一会儿的我,感觉好多了,我缓缓坐起身说:“没事,有点儿累…”

他继续问我:“你准备去哪儿玩啊?”

我说:“先去四姑娘山双桥沟吧…”

他疑惑的问我:“那你现在怎么不去…”

他这不经意的问题好像在质问我干嘛在这里偷懒?难道他这么容易就看到了我酝酿已久的意图?本想偷懒的我此刻内心深处被严重暴击…

我怕露怯,赶紧站起来说:“我正要准备去了…”说完,我赶紧拎起背包就往门外走。

出门前,登登好心的提醒我一句:“现在是下午一点半,应该还能赶得上!”

我朝着他点点头,说:“好的,谢谢!”

来四姑娘山之前我借鉴过一些攻略,知道四姑娘山中有三条沟被开放游览,分别是双桥沟、长坪沟、海子沟,双桥沟开发最为完善,全程都有区间车在各个景点间往来接送,很多人说游览只需两个小时。

四姑娘山镇距离双桥沟口还有七公里的路程,我却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车载我去双桥沟!公交车三点发车,待到发车时,我想我也不用去了。我想拼车却等不到拼友,如果单单只是自己前往,又要花费其他几个空座的价钱!

我站在车外和司机好一番讲价,但司机始终不让价。我纠结不已,司机坐在车上不紧不慢的闲聊着,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我最终还是决定花这个“高价”去,毕竟,我已经在室友登登面前说过要去了,现在回去岂不是很丢脸…

此刻已经下午两点过半,司机终于启动了车子,不到十五分钟就将我送到双桥沟口。

我下车走向售票窗口,不料站在检票口处的一个工作人员一边朝我大喊,一边挥舞手里的一叠门票,示意我赶紧过去,我跑到他跟前,他直接递给我一张门票,让我交钱赶紧上车,因为这是最后一班区间车了…

“啊?…”我根本没多想,也没时间惊讶,赶紧朝着区间车跑过去...

区间车出发了,第一站就送我们进去最深处,也是海拔最高的景点 —— 红杉林区。双桥沟长达三十多公里,待我到达红杉林区已经是四十分钟之后…

红杉林区海拔 3840 米,四周雪峰环绕,被人们形象的称为“雪山博物馆”,步入其中,可以看到冰川、万年雪塔、猎人峰、圣母峰、雄鹰展翅峰、玉兔峰等…

野人峰

野人峰

深入红杉林,四周的每一处雪山景观都让我流连忘返,不知过了多久,天空中飘起了雪花,我沉醉其中,拍照拍得不亦乐乎,竟全然不知偌大的森林只剩下我一人,待我回过神来,我心慌得赶紧奔出林区,此刻,区间车站竟只剩一辆末班车在等我。

坐在车上,我失落的望向窗外,心想,是不是不该进来...

白塔

牛棚子 白塔

幸运的是,区间车开的飞快,很快就到下一站 —— 牛棚子。牛棚子草坪因一牧民的牛棚而得名,这里四周都是雪山和峭壁,遍地牦牛,最令人瞩目的是一座白塔,白塔被五彩经幡环绕,微风佛过,它们被吹的猎猎作响。而这里令我映像最深的是金刚山,它的造型奇特,层层叠叠,与西藏的布达拉宫如出一辙,于是,它被景区形象的起名为“布达拉峰”。

布达拉峰

布达拉峰

匆匆拍了几张照片,司机师傅便喊我赶紧上车,我边走边拍,一路恋恋不舍…

下一站,便是从盆景滩开始的沙棘林景观带,害怕无法出沟的我任凭区间车在道路中飞驰,于是,我完美的错过了盆景滩、四姑娜措等景点,看到隆珠措边的木栈道上还挤着几十个人在拍照片。我赶紧叫停区间车,争分夺秒地奔向栈道,抓起相机就是一顿“咔嚓”…

乌云从双桥沟内缓缓涌出,天空中的云朵变化万千,山峰和大地被笼罩在半阴半晴的云暮间,数十株沙棘因常年浸泡枯死在湖水中,苍凉里浮现着迷人的诗意,水中大小枯树参差错落成景,树下清灈溪水弯曲回转含情,画面美得惊心动魄…

隆珠措

隆珠措

司机师傅又开始喊人上车了,人们陆陆续续的上了车,剩下的几个老法师拍的陶醉无比,彷佛都约好了一般对喊声置若罔闻...

而我,则抓住机会多拍几张照片才好!我开启多只眼睛,看看司机,看看老法师,再看看风景,手里也不能闲着,不停地“咔嚓咔嚓”…

乌云最终占领了天空,四周温度猛降,冷风骤起,沟中光线暗得再也无法正常拍摄,几位老法师才慢悠悠的收拾好东西上车!

回到客栈,又可以躺回那舒服的床上了,可这一天的赶路生活始终让我揪心不已,这本是一次不错的旅行,但最终不仅风景没有看够,还被一路驱赶着出沟,咳,这也许就是“自作自受”,说多了都是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