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峰观景台

早上七点多,外面的天空还是黑得像泼了墨水。大家浑浑噩噩地从被窝转移到车里,除了司机师傅,所有人又开始睡得不省人事。

梦里,又是一阵在黑暗里的左冲右突,之后又坐上了左摇右晃的过山车,大家的头一会向左,一会向右,好像说好了似的。待到耳边尽是呼呼的风声时,人们开始陆续醒来,停稳的汽车还像昨天那样,被风吹得不停颤抖…

已是早上八点多钟,天还是黑漆漆的,太阳彷佛也想睡个懒觉,躲在山里迟迟不肯出来…大家怕冷,躲在车里再补会儿觉,司机师傅在观景台的附近发现一个陡坡,开车上去之后居然发现一个更大的观景平台。

司机师傅说他还是头一次上来这里,而我们也无不兴奋起来。太阳慢慢的探出了头,但令人沮丧的是远方的雪山们被厚重的黑云遮住,真是扫兴...

人们顶着凛冽的冷风拍了几张照片,只好悻悻地离开。

经过白坝村的时候,我没有看到来时遇到的孩子,他们也许还在睡懒觉…

白坝村外,龙哥带的队伍不走阿里,而我们的目的地是萨嘎县,所以我们分道扬镳了。

我们回到G318,向着萨嘎前进,在夏木德附近我们转入214县道,这条路并不平坦,一路上颠簸起伏,但是前方却坐落着一座美丽的湖泊—佩枯错,在214县道行驶途中,还可以远眺海拔8027米的希夏邦马峰。希夏邦马峰是世界上十四座8000米级高峰中最低的一位,也是唯一一座完全坐落在中国境内的8000级山峰。

x214 大雪

越往前走,大山头顶的云越多,天公真是不作美,看到山中似乎雾气茫茫,什么都看不到,又行驶了一段时间,再仔细一看,原来是在下大雪…

佩枯错公路

看看头顶的烈日,我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会儿看看天上的太阳,一会儿看看对面的山,反复确认,惊叹之余,发现公路居然趋向大雪之中!接下来的一小时内,我们又几次经历了阴天与晴天更迭交替,待我们到达佩枯错时,刚才还在头顶翻滚的乌云不知在什么时候飘得不知取向…

佩枯错

佩枯错是日喀则地区最大的湖泊,湖水主要依靠湖面降水和冰雪融水径流补给,清澈的湖水在阳光下倒影着蓝天,反射出那沁人心脾的蓝。站在路中间,看着左边正在下雪的大山和右边阳光明媚的湖水,不得不惊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离开佩枯错,才发现我们要翻过雪山才能到达萨嘎。雪是刚下的雪,大道上没有一丝车辙,越往山上开道路越窄,司机师傅手里捏着把汗,小心翼翼地放慢速度,一点点前进。

凡是老司机都知道这有多么危险,稍不注意就会滑入山沟,我也不敢再睡,帮司机师傅盯紧路况,好不容易我们翻过了山,看到前面是更大的一片白雪茫茫,整个萨嘎县城在雪中只留下了几丝线条,毫不起眼。

萨嘎的大雪

车里的小李和小王,他们从深圳赶来从没见过大雪,兴奋地叫喊着要下车去打雪仗,玩了半个小时才尽兴。

进入萨嘎县时才下午四点多,路面的积雪已经被铲雪车扫净。大家被冻得赶紧躲进宾馆,没出息的捂着被子呼呼大睡起来,甚至都懒的去吃晚饭。

萨嘎县处于阿里地区的大门口,司机师傅担心后面的路尽是大雪,今天的大雪他都没有预料到,后面还有好多山要爬,最坏的结果就是全部变成了雪山,于是他不停地刷着天气预报。而我们听他这么一说,比他还要担心下雪,这意味着我们要止步于阿里门外?好不郁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