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犀牛 生活在干燥而开阔的草原地带
有的犀牛 则喜欢栖息在浓密的森林中
他们吃的食物也不同
有的喜欢吃草 有的喜欢吃树叶 有的草和树叶都吃
像图拉就是生活在非洲草原的那种
一只非洲黑犀牛

犀牛的视力很差
人长什么样子它不大看得清
犀牛原本应该是老鹰 原本不该靠嗅觉生活
不过大多数的动物都是靠嗅觉生活的
居住在非洲草原的斑马、大象就是靠嗅觉发现危险、寻找猎物
但它们并不是嗅觉最强的动物
就我们所知有些动物的嗅觉比人强百万倍
秃鹰的嘴和鼻子两旁有个很大的开口,它们也是靠嗅觉觅食
有一种斯堪的纳维亚的海燕靠嗅觉捕食沙鳗和小鱼,甚至海蜇
蛇也利用嗅觉寻找猎物,它的舌头可以一伸一缩的品尝口气跟踪猎物
鲨鱼就更别提了

人是闻不到一百米以外的气味的
但人能闻到附近有什么好吃的东西...
柠檬?
对,是柠檬味的
柠檬味的明明。

喝黄酒的每一个夜晚

要说和黄酒跟什么最配
那必定是花生米了
但也并不是所有的花生米都配
最配的是和着辣椒花椒炒过的那种
够了
不再需要任何其他
也许,他俩就是彼此的唯一

喝黄酒最好是一小口一小口的抿
每次黄酒入口
那纯纯的木屑味儿就会溢满整个嘴巴
再捏一颗花生投进到嘴里
缓缓咀嚼
花生香挖掘出黄酒香
黄酒香成就了黄酒香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一种感动
会让人有一种由内到外的满足

哦,对了
喝黄酒一定要喝温酒
也就是用一碗热水将酒杯抱起
这实在太重要了!
温热在黄酒里缓缓展开
就好像被一双温暖的大手按在了小腹
这也许就是那种安全的感觉
更是一种让人迷恋的感觉....

黄酒最好是在晚上喝
其实因为是我喜欢在晚上喝
我喜欢昏暗的灯光
我喜欢舒缓的音乐
我喜欢安静
我喜欢的黄酒在这时
它就变成了一段解压密码

还记得那天我砸开封泥的时候
咱们一起提起的第一提黄酒
就散发着那纯纯的木屑味儿
它突然就成了我的喜爱
也许
是我年纪真的大了


张大爷

NEW BOY

冷暖诚可贵
陪伴价更高
若为虚荣故
两者皆可抛

直到我看见到处是阳光
快乐在城市上空飘扬
原来活着得像梦一样
才能让我暖洋洋

你的小熊还在身边吗
你的旧皮鞋还能穿吗
找到一支未来牌香烟
想要尝尝了

明天一早
我猜阳光会好
我要把自己打扫
把破旧的全部丢掉

哦,这样真好...


张大爷

也许是个冬天的羁绊

握着一朵冷艳的紫花
行走在莽莽高原里
山路漫漫
他想跳进那片金色的湖里

搓一搓冻僵的手
脚踩着雪和泥
他抬头看向远处的红色霞光
霞光吻进了他的嘴里

黑色的森林
龟裂的冰河
他靠近冰龙和火凤凰
或许得到了奇迹

他想念起风沙
约在那老地方里
追随着来到沙漠
被子弹打在了嘴里

他在远处的冰山之上
穿着黑色棉衣
握紧手里的咖啡取暖
思绪徜徉在十万八千里

那是一座黑色的森林
他迫不及待的走进高楼里
遇到这只白色的蝴蝶
一起走进梦里...


张大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