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幅更为恢弘磅礴的红色画卷伴着浪潮滔滔滚涌而来。涨起潮水淹没滩涂,须臾之间,霞光彷佛洪流般汹涌,将整个海面辉映点亮。水面澄莹剔透,起先暗红似血,继而转为闪耀的金色,万千顷蒿草于风中婀娜摇曳。 在逆光的霞辉韵影之中,一株枯树惊现于红滩之上,树干茁壮地伸向太阳,这风格独特的景致深深印刻在我的心头。

与青海湖的宁静相比,星星海更加充满活力。白日里,青海湖与星星海周边皆有一片碧绿的草场,草丛中,野花如繁星般绚烂,五彩斑斓。然而,当夜幕降临之际,青海湖宛如沉睡的美人,恬静而安详,而星星海却像是被点燃的烟花,瞬间绚丽多彩起来。

我抬头仰望,那浩渺无垠的银河已悄无声息的横跨在天际,我设置好相机,留下了这张照片。虽然机位被随意选择在路边,偶有经过的车辆贡献了不少光污染,但不知为何,在这儿拍到的星空比西藏的气辉少的多,而银河的细节也丰富了不少…

因为疫情,我被赶出了孜珠寺,进而又被赶出了西藏。

我虽然在疫情蔓延的西藏四处游荡,但我始终住在车子里,也几乎不跟任何人接触,甚至连话都没说过几句,我贪恋的只有美景,其他一切对我来说都不重要。

封城的脚步虽然在我屁股后面紧追不舍,可我自觉运气还是相当不错的。在有限的时间里,我在萨普神山停留了两天,刚离开,萨普神山就封了山;我在三色湖停留了两天,刚离开,边坝县就封了城;我在孜珠寺停留了一天,还想在待一天,却被告知再不离开就要把我关在那里,没办法,我只能赶快逃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