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记西游尼泊尔(四):偶遇库玛莉女神

我站在猴庙观景台上,手把着栏杆尝试朝更远的地方眺望,隐约看见一片差异于周围方形民居的古建筑群,这估计那就是杜巴广场了吧!

古建筑群中有一座高塔鹤立鸡群,显得那么突出。它莫不是塔莱珠女神庙?因为自1564年开始,尼泊尔人就相信高达三十五米的塔莱珠女神庙是世界上最高的建筑。若有建筑高度超过了它,定会招致厄运,而这个信仰一直到今天都影响着很大一部分尼泊尔人。

塔莱珠女神庙规模壮观,极具尼泊尔建筑特有的绚丽风格。最神奇的要数神庙在经受了2015年的大地震及难以计数的余震之后仍然屹立未倒,而广场上临近的主要标志性庙宇和旧王宫均不同程度垮塌,单单是这样的建筑成就就已堪称奇迹。

塔莱珠女神庙只在每年的达善节开放一次,所以我去到哪儿时,也只能遗憾的被堵在庙门之外。

据说,塔莱珠女神庙建在高十二层的台基上,其中第八层为最宽,砌有一道矮围墙,墙内外共有十六座玲珑剔透的二重檐金顶小庙。第八层以上的石阶两旁,立有雄狮、怪兽和力士石雕。台基上的女神庙四面均有入口,朝南的正门为金门,塔莱珠女神就供在金门上方的半圆形门楣中央。这位多手女神仪态端庄,身材健美,手中握有剑、戟、棒、环等多种武器。台基下临街朝西的院门为圆柱形拱门,上面布满了圣水罐、鳄鱼、盘龙、花卉等色彩绚丽的雕塑饰物。女神庙的第三层顶檐全部以镏金铜质瓦板铺盖,檐下挂着一排排小铜铃,它们随风摇曳,不时发出悦耳的响声。庙檐四角微微上翘,檐角下各悬一挂刻有神像的铜质华幔或象征吉祥的铜制圣坛。庙檐由一排排木柱支撑,檐柱上刻满了色彩鲜明的印度教众女神像。女神庙顶部为镏金宝顶,宝顶中央是一座稍大的尖塔,四角各有一座小尖塔相陪衬。每当晴日,女神庙的镏金宝顶和铜质顶檐在阳光下金光闪耀。

传说,由于塔莱珠女神是马拉王朝国王信奉的女神,所以国王治国方面出现的问题都要向女神请示。可是有一天国王惹怒了女神,她一气之下拂袖而去。为了挽回女神,国王诚恳道歉,女神最终答应以小女孩的形象再度出现在国王面前,这便是“库玛莉”,也就是人们口中的“活女神”。

“库玛莉”一词在纽瓦丽语中就是处女的意思,在尼泊尔语中的意思即是活女神。印度教中,她是女神难近母在人间的化身,难近母是印度教主神湿婆的妻子雪山女神帕尔瓦蒂众多的化身之一,是性力派崇拜的主神,又是佛教中的护法神。

对活女神的崇拜是尼泊尔特有的一种宗教制度,起于何时现在已难于考证,可以肯定的是在马拉王朝建立之前,活女神崇拜已十分盛行。人们认为活女神能判断吉凶祸福,预测收成的好坏,因此便来向库玛莉女神奉献贡品,求神问卜。

如今,库玛莉女神依旧会按期以严格的规定进行挑选。参选的女孩必须由释迦阶级出身,年龄在三到七岁之间,身体必须完整无暇,在符合三十二种规定的特征的同时,选出的女孩还须和国王星盘相吻合。

一旦女孩被选为女神,她就被要求脱离原来的生活环境,住进专门为其准备的神庙,但是身体一旦受伤或例假初潮来临,她的任期也就随之结束了。

库玛莉宫院是活女神的休憩之地。宫院共有三层,外墙为红砖,是一座典型的尼泊尔建筑。库玛莉女神每天都会与人们见面,而她出现时几乎都是在楼上中间的木窗里。
 
而我见到女神的时候并不在宫院内,却是在完全露天的环境里…
 
记得去猴庙之前,杜巴广场上正在举行一场盛大的典礼。正在闲逛的我并没有察觉到附近的这场新鲜事物,只隐约听到附近飘来一阵阵古朴的尼泊尔音乐。我感觉到音乐中有鼓、还有萧,节奏虽慢,却能感觉到欢快的旋律…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不自觉的向着音乐源头靠近。穿过两三个街区,我看到了一座我叫不出名字的印度教寺庙,当地人将寺庙内外围了个满满当当,我发现他们似乎正在筹备着什么…

寺庙院子的围墙并不高,我站在围墙外向院内望去,一团猝不及防的火红一下子就夺走了我的所有目光!这一群身着红色盛装、头戴红色花朵的尼泊尔女人,美的像旱地里长出的荷叶、沙漠里飞出的蝴蝶,也许只有亲眼见过,才能真切的感受到她们的美…

庙门后铺着一张红色地毯,她们一字排开的站在红毯左边,红毯的右边站着五六个乐手,演奏着我刚刚听到过的音乐。乐手们高矮胖瘦,老少皆具,我看不出他们的专业与否,也许是临时组建的乐队而已。

红毯从庙门一直延伸至庙檐下的几张座椅,唯一的一把铺着红毯的座椅上坐着一位着装华丽的女孩。她看起来七、八的样子,嘴唇上抹着红色口红,浓黑的眼线一直延伸至太阳穴。她的前额也涂满了红色的装饰,装饰的边缘由金色覆盖,额头正中的位置,一只竖着的眼睛赫然睁开,始终注视着前方…

她头戴一顶华丽的银冠,银冠上不仅嵌着一颗硕大的红宝石,周围还装饰着若干红色花朵。银冠下与眼睛齐平的一侧插着两朵象征着幸运和幸福的万寿菊,脖颈儿上更是被两大串万寿菊组成的项链环绕着。

她身着红色的华服,安静的端坐在哪儿。她的眼神充满高傲,脸上也毫无表情。她从不会对人微笑,据说她一旦微笑,就意味着带来不幸和死亡。此刻,我终于意识到,她就是“库玛莉”,那个被当作“神”的女子。

我看到寺庙内有很多外国人面孔,和善的尼泊尔人并没有驱赶他们,这让我也壮起胆子走了进去。我绕过红毯,靠近库玛莉女神,在不打扰她的情况下从正面、侧面和后面好奇地偷看她。

我眼中的女神看起来好像没有多么神奇!我看不到她脚下的云雾,也看不到她身体散发出的光华,肉眼凡胎的我只看得到了一个身子单薄的花季少女,和一对被禁锢着的脚丫…

彼时,庙门口突然沸腾起来,一个皮肤黝黑的成年壮汉被人群簇拥着走入红毯。他的眉心点着朱砂,脖子上同样挂着一大串万寿菊。除此之外,还有一条金色的哈达,昭示着他尊贵的地位。他好像并没有为自己准备一套盛装,而是只穿着日常的外套和牛仔裤,但这并不妨碍他释放出耀眼的光环…

他站在庙门口的台阶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壮汉身上。身着红色盛装的女人们欢呼起来,排在第一位的女人为其奉上了一大束鲜花,周围的人们也都跟着鼓起掌来。他捧着鲜花,微笑着向所有人挥手致意,接着,他简单的说了些什么,便走下台阶,踩着红毯向里面走去。

此刻,寺庙内再一次沸腾起来,热情较之前更甚,就连“背景音乐”都被淹没在欢呼声中。壮汉在红毯中行走,女人们不停地在他头上洒下花瓣,男人们争相和他握手,红毯中等候已久的长者在他面前将酒撒向空中。他双手合十,虔诚的鞠躬祷告。

祷告结束,人们为他让开前方的红毯,他径直到库玛莉女神面前,顺势跪拜行礼。礼毕,他坐在女神旁的椅子上,与女神同享神级的尊贵礼遇。

一位拿着麦克风的主持人站在壮汉身边示意大家安静。接下来主持人每说几句话便停顿一小会儿,人们便会默契的鼓掌和欢呼起来。我虽听不懂主持人到底说了些什么,但从他的话语节奏来判断,貌似是在介绍壮汉的某些功绩…

整个过程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但我感觉壮汉的屁股似乎早已如坐针毡,当主持人说出“结束”的那一刻,他的身体像弹簧一样跳起,立即朝着门外走去,头也不回…

顷刻间,人群四散,寺庙院子变得空空荡荡,只剩下女神和两三位与女神合影的老妇。

女神还是安静的坐在那里,眼神淡定一如往常,不论环境热闹与否,目光是否聚焦在她的身上,她就是那样不吃人间烟火,脸上从未有过一丝波澜。也许,她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场合,习惯了人来人往、潮起潮落…

我回到了杜巴广场,和周围的尼泊尔人一样倚靠在神庙前的阶梯上,看漫天飞舞的鸽子和追逐着鸽群的孩子,我忽然想起,库玛莉女神是否也和他们一样拥有过快乐和天真…

都说尼泊尔是一个幸福指数很高的国家,乐知天命的尼泊尔人早已习惯了将大把的时间用来沐浴阳光,在神佛的世界中寻找真我。可库玛莉女神的真我何处寻找?也许,只有她自己知道吧…

You May Also Like

View More
漫记西游尼泊尔(二十四):告别
View More
漫记西游尼泊尔(二十三):腊八节
View More
漫记西游尼泊尔(二十二):佛祖诞生之地

All Comments

LEAVE A REPLY

Tip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disclosed!

If you can't see clearly,please click to ch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