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黑了,我回到中华寺,我和老詹把当天逛完的寺庙聊了个遍,没想到老詹这么懒,到现在还有一些没去过的寺庙。也许是我比较完美主义,于是我提议老詹明天和我一起把没逛过的寺庙都逛完吧!

老詹说:“明天是腊月初八,是咱们中国人的腊八节,中华寺明天会举行施粥活动,我得留在寺里帮忙!”

我有点失望的点了点头,他又说:“这是要让每一个来到中华寺的参观的人尝尝我们的腊八粥,我觉得这个活动比较有意义…”

听他这么一说,我也犹豫起明天是不是也留下来帮忙,可我后天就要离开蓝毗尼,那就不能和老詹去看那些没去过的寺庙了,但这就像老詹说的那样,还是明天的活动比较有意义…

腊八节这天,报名帮忙的客人还真不少!所有的人依旧上好了早课,吃好了早饭,在大和尚的指挥下,人们分为各个小组,有负责接待的,有负责盛粥的,还有负责打杂的…

我和老詹负责把师傅们熬好的腊八粥从大铁锅里盛到大桶里,再抬到中华寺门外,交给负责分发的师兄们,他们会把粥一份份的盛在一次性小塑料碗里,再由负责接待的师兄们将人引来品尝。

想消耗完一大桶粥并不是一个容易的事情,所以我和老詹的干活间隔时间有点长。闲来无事,我们也去帮忙接待,老詹热情的和前来参观的尼泊尔人、印度人说:“please try… laba porridge”,有一脸疑问的食客,他还要再补上一句“chinese porridge…”

他的英语有些生疏,听得我忍俊不禁,但却是起到了作用,每一个尝完腊八粥的食客都会竖起大拇指说:“good…very good…”还有的像发现宝藏一样露出惊喜的表情,不禁叹道:“delicious!”还要多喝一碗才好…

施粥的过程中,为了调剂人们的口味,寺庙的厨房还准备了砂糖和盐。我以为并没有人会在腊八粥里放盐,所以对这多此一举的操作多多少少有点儿惊奇。可没想到的是,在粥里加盐的外国人还真的不在少数!而最让我惊讶的是尼泊尔人爱糖的程度,小小的一碗粥,他们有的人竟要加三勺砂糖进去,然后若无其事的喝完,看得我都有点骺得慌了…

忙碌了一个上午,所有的粥就都已消耗殆尽,没想到我们的工作完成的这么快!虽然这份工作看起来并没有忙到需要消耗一整天的时间,但是老詹愿意准备一整天的时间来帮忙,还是相当有责任心的。

吃过午饭,老詹要去补个午觉,看着他忙忙碌碌的一个上午,一定是累坏了,我也不忍心再让他陪我去逛寺庙,只能独自一人来到蓝毗尼人工河边。

从世界和平塔开始,又走马观花的逛了一大圈。

时近黄昏,我才想起去找小胡一起去车站买回加德满都的大巴车票。车站在佛寺园区之外的集市旁边,售票处是一个连窗户都没有的小铁皮房,经过询问后发现,回加德满都竟然还有夜间班车!

于是,我俩商量了一下,决定连夜离开蓝毗尼。

在尼泊尔,音乐是大巴车上的标配。与普通大巴车相比,豪华大巴上还有一台二三十寸的大电视,一直在滚动播放着印度电影。而且,豪华大巴还提供免费的矿泉水和饼干零食,一份不够还可以再多来一份!我惊讶于这么人性化的服务居然是尼泊尔大巴车上的标配,而同样价格的车费在国内却没有这样的待遇。

还有最让我以外的事情,就是这辆豪华大巴看起来已经行驶多年,但封闭的车厢里却没有异味!而国内行驶久了的大巴车,不仅空调空调不清洗,就连座位也从不擦洗,乘客们的汗渍逐年累计,以至于车上的气味十分难闻。久坐在车上,如不被晕车困扰,却要被气味熏吐。

伴随着黎明的太阳,我们终于又回到了加德满都。住进了熟悉的青旅,而熟悉的朋友该回家的都回家了…但是巧的是,老哥还在,小海也在,老哥买好了去泰国的机票正准备飞,而小海也买好了飞回杭州的机票,不日也要飞走。

我赶在他俩消失之前回来,话匣子一旦打开就再也关不上了,说话间,“无耻”的小海又要带我去赌场蹭饭,我赶紧摆摆手,表示不想再去占这便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