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上的人走的走,散的散,只剩下我和kyle。

我俩过了海关,走出了国门。没有了建筑物的阻挡,前方的山谷在眼前豁然开朗,又显得空空荡荡。正准备寻找入口的我们忽然发现,对面的尼泊尔竟然没有国门!

中尼国界由吉隆藏布江隔开,我从未料想过隔江相望的尼泊尔正布置着一个巨大的施工现场。土、水、泥、灰尘遍布四周,让我傻傻分不清楚。宽阔的柏油路瞬间被坑坑洼洼的泥土路取代,没有一点儿过渡,让我紧张得无从下脚…

我从未感受过同一个地点的基础设施竟有如此大的落差,就像一道门分隔出两种不同的世界!再回头望向自家国门,一股由衷的自豪和不舍涌上心头。面对着未知的尼泊尔,不知这惨不忍睹的画面会不会继续上演。虽然迈出了远离国门的脚步,但心中却埋藏起慌乱与不安…

尼泊尔的土地并不是没有人把守,一个尼方士兵就站在必经之路上示意我出示护照。他接过我的护照,并把我引到一个铁皮台子前例行检查,我翻出了背包的五脏六腑,看起来他们都不太认真,随性而又简单!随后,在铁皮台子后的水泥房子里,我又领回了自己的护照,再慢慢淌过一座满是灰土的铁桥,算是踏入尼泊尔人的土地上了!

巨大的施工现场因为没有机械的帮助,惨不忍睹的道路两旁每隔一段距离就会分布着几个挖坑的工人。本就不宽敞的道路两边,排满了拉货的大卡车。缝隙间,几辆越野车停在里面,车的旁边,七八个尼泊尔人嘻嘻哈哈好地围在一起聊天。

他们远远的看到我们,立马抖擞了精神向我们围了过来。他们边走边喊:“加德满都…加德满都…”

“嗯?”我疑惑的问他们:“泰米尔?”

一个黄色头发的尼泊尔人说:“嗯,加德满都…泰米尔…”

我了个乖乖,他们居然都会说中文。我试着问:“多少钱一个人?”

“一百五一人!”他边说边就要招呼我们上车。

越野车的副驾驶上已经坐有一个大姐了,接着陆陆续续又上来四个人,加上我和kyle,一共七个人将吉普车塞得满满当当。当我还在嘀咕这个尼泊尔人没有没在车价上黑我时,就听见坐在副驾驶的大姐和黄毛司机叽叽喳喳的讲起价来!

大姐在尼泊尔做服装外贸生意,经常坐这样的越野车出入尼泊尔,一看到车子塞的这么满,机灵的她就要求黄毛司机降价!但黄毛司机可不吃这一套,他流露着迷茫的表情,嘴巴也不利索了,呼噜呼噜的说:“听不懂…听不懂…”

车上的人一听,顿时全都哈哈大笑起来。尤其是大姐,她笑得更夸张一些,一边笑一边又说:“车费太便宜了,涨一点,涨一点…”黄毛司机看了看大姐,哈哈笑着说:“听不懂…听不懂…”

路实在是烂的可以,这让坐在车上的每一个人都不由自主的左摇右晃。刚上车的时候,我还在嫌弃车上尘土多、车座脏。可现在却我十分佩服车主,敢情他从来都不用擦车,因为车座子在行驶的过程中就会我们的屁股擦的干干净净…

烂路中的尘土更是过分,它们无孔不入的往车厢里钻,如果我们经过一辆拉货大车,那扬起的尘幕便是要人们捂住口鼻才能抵挡得住了。就这样,夸张的颠簸和尘土一路伴随了我们七个半小时!即使进入首都——加德满都,尘土飞扬的环境仍然未有改善,这是我如论如何都想像不到的…

下车后,我们没有一个人不是蓬头垢面的!我忽然意识到,在今后的日子里,我还需要洗衣服吗?我觉得任何清流放在这里都要入乡随俗变成泥石流…

司机告诉我们,下车的位置距离泰米尔街区还有几公里,但他怕被警察拦路而不能继续送我们过去,最后这段路他要我们自己想办法过去!除了徒步过去,就只能打车过去。事后我们猜想,这个鸡贼的司机肯定在这儿骗了我们,根本没有所谓的警察拦路,他只是找借口给自己开出租车的朋友拉生意而已…

咳…谁叫我们人生地不熟呢?

同伴们着急打车去泰米尔,而我却脑门儿一热,买了移动的漫游流量套餐,一心想在手机上的地图查个究竟。三天的无限流量要花六十八块人名币,上了头的我来不及咒骂移动运营商的黑色心肠,下了单的同时我就后悔了!只恨自己脑门凉的太慢,只能先忍痛挨坑!

可恨的国内地图应用对国外的事物一点都不关心。我虽然查到泰米尔已经离我们不远,但还是不知道还有多少路要走!可恶的移动公司在尼泊尔的网络服务里居然还是没有让我“出墙”,以至于 Google Map 还是没法使用…

我的心在滴血,但我还要劝说他们泰米尔很近,根本不用打车。但同伴们已经急昏了头脑,无视我的苦口婆心,强拽我入坑打车。结果,司机真的简单拐了两个弯,就收走了我们一千五百块卢比!我是欲哭无泪,简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下车后我们找到了四川饭店。四川饭店是尼泊尔出了名的中国饭店,想家的时候过去吃顿中餐,立刻就有了回家的感觉。饭店的内部装修和国内是一样的风格,不仅饭菜和国内一样,价钱也和国内一样…

四川饭店不仅提供吃饭睡觉等基本服务,还帮旅客代办当地电话卡、流量卡,帮忙订购去往尼泊尔各地的车票、机票、船票,帮忙联系各个旅行社,进行多地多日的旅游项目,最重要的还帮中国人“换钱”!并且支持移动支付,就这一项就已让国人有如沐春风的感觉,更不用说汇率还比银行还实惠得多。

吃过晚饭,kyle不想再外出寻找更划算的旅馆,他强烈建议我和他在四川饭店拼一个标间来住。我也不想再折腾,只好随了kyle的意愿。

饭店的房间一百五十块人名币一间,有卫生间却不能洗澡,问其原因?竟是没有热水!两张床一大一小不说,床单还上残留着些许黄渍和灰渍。看来还是人生地不熟的中国游客的钱好赚…

不得不说,泰米尔真是“热闹”,因为窗外真的很吵。也许是颠簸了一天的身体确实累了,我一觉就睡到了天亮,并且睡得很香!

第二天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射在房间里,清透的颜色拨开了我和kyle的眼皮,我们迎来了身在尼泊尔的第一个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