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步的日子终于来到了!

小胡精简了装备,浓缩到只有几公斤重!而我只放弃了一些衣物,相机和三脚架是我说什么都不能丢下的宝物,以至于整个背包至少有二十公斤!那又能怎样,自己的选择的苦只能自己吃到最后…

凌晨五点,客栈里就开始有人收拾行囊离去。被吵醒后,我也睡不着了,起床拉了个肚子,也开始默默的准备起来。

我和小胡预订的出租车没有来接我们,可能是因为我们只出了1500卢比的车费。那个应承这单生意的司机在谈价格的时候始终嘻嘻哈哈,可能他并没有认真对待我们的诉求…

离开客栈,我和小胡只好再在路边打车去徒步起点 Nayapul 。我们以2000卢比的价格谈到一辆愿意载我们过去的出租车,一共40公里的路程折合人名币120元,我觉得这价格放在国内也不算便宜了…

出租车开的飞快,只用了90分钟就把我们送到了目的地。几乎全程都是盘山公路,路况较之前的好多了,至少一大半都覆盖着沥青,但也有养路不周的情况,被重车压垮的路面也比比皆是…

上午九点四十五分,我们的徒步活动正式开始!

我们从Nayapul出发,不久,道路就起了坡度,还没走几百米,我和小胡就累得喘气了粗气。虽然这样的运动强度我还支撑的住,但心里已经开始慢慢累积着对后续徒步行程的敬畏…

Nayapul 到 Birethanti 的上山路况非常不好,路面上土多得都能盖住脚面,让我们这一路都在吃灰!从 Birethanti  开始,后面的路由土路变成了上山阶梯,周围的环境也好路许多。

越往前走,路途中遇到的徒步者越多,大部分都是欧美人,还有一部分日本人和韩国人。大家虽然都互不认识,却能在相遇时互相加油打气。最常用的便是一个鼓励的微笑,顺便打个招呼说“你好!”,但是在尼泊尔,大家更愿意说尼泊尔语,那便是“namaste~”

我觉得“namaste”是一个非常好的词语,应该用一种平稳的语气问好,但尼泊尔人说它的时候更愿意将尾音上扬,并且还要拉长,这让我听起来便感觉怪怪的,像极了韩语,这不由的想起了浓浓的泡菜味儿…

后来,有遇到使用英语的欧美人打招呼用“have a nice day!”这句话连起来读好像“namaste”,于是我后来也开始用“have a nice day!”来打招呼,一路下来,好像也看不出听者对这两句话的反应有什么区别…

几个小时过去了,我和小胡累的停在路边,喘得生不如死。回想起走过的路,似乎全程都在向上爬升,各种陡坡阶梯轮番上阵,从海拔1070的 Nayapul 开始,一直到我们当晚的目的地——海拔1984的 Ulleri ,一共要爬升900多米!难怪会如此“过瘾”…

越往山里走,周围的湿气越重,云雾也多了起来,以至于抵达到 Ulleri 的最后一公里我们几乎在冒着小雨前进。并且,从 Tikhe Dhunga 到 Ulleri 之间的台阶越发的变陡、变高!最后,我俩几乎是挪到Ulleri的。自诩为徒步爱好者的我被累成这样,实在是有些汗颜…

Ulleri 的客栈很多,可大部分都在更高一点儿的山坡之上,虽说路程只有一点儿,但对于筋疲力尽的我们来说就相当于“长征”!

没出息的我们爬上了第一家客栈就再也动弹不了。老板看到我俩,赶紧就迎上来打招呼:“namaste~”

我弯着腰,双手扶在膝盖上面,上气不接下气的跟老板说:“na…ma…ste… 我们…需要…一个…房间…”

老板点点头,指了指身后的院子,说:“可以!没问题,请吧…”

老板的回答让我和小胡如释重负的相视一笑,筋疲力尽的身体终于可以歇一歇了…

入住前,老板要我们支付每晚600卢比的住宿费。一听到这价格,刚才还灿烂的微笑一下子又被错愕的表情所取代。我们曾在网上查过徒步客栈的住宿费,这和我们听说过的每晚100卢比相差甚远…

我沮丧的问小胡:“咱们要不再上去找找其他客栈?”

小胡看了我一眼,诧异到话都说不利索了。她试探着问老板:“可…可…可以…便宜点儿吗?”

老板一脸疑惑,他看着我俩说:“如果你们在这里吃饭,住宿是可以免费的!”

哎呦!我的妈呀!我们不在这儿吃,还能去哪儿吃!

从早上一直到现在,我们只吃了一个苹果,一个士力架和一袋饼干,能坚持走到现在,真是太不容易了!现在的我们又渴又饿,急需食物补充,不继续废话了,先把肚子填饱再说…

进了山,就不能奢求能吃到好的饭菜,这里交通不便,所有的生活必须品几乎都是靠背夫人力运送,可想而知,一顿饭的来之不易。所以,我们在有限的预算内,想吃饱都要深思熟虑一番。我吃了一份炒饭和一杯牛奶,虽说没有吃饱,但也已经足够了,其实,一个舒服的热水澡才是我最想要的,还要这家客栈可以提供!

客栈里住人的地方是一座三层小楼,每一层楼都有一个公共的厕所兼淋浴房,淋浴的热水来源于太阳能热水器,所以,每一个想要洗澡的人都得趁早洗,晚了就连热水的影子都摸不到了…

我脱光了衣服,站在淋浴房里瑟瑟发抖。因为没有阳光照射的山谷温度骤然下降,不仅如此,我还要先放掉水管里的冷水,鬼才知道热水器和淋浴喷头间的水管有多长,这个放水过程持续了几分钟还没有结束…

热水终于出来了,我把喷头放在头部位置,几根细小的水柱打在我脸上,总感觉是杯水车薪。我将水用双手掬起,等上几秒,能勉强洗一上把,这样的洗澡体验只比洗凉水澡好那么一点点,可我也没办法,只能将就着洗完。

有查过的资料上说:徒步的过程中,能洗到热水澡的机会并不多,如果有也几乎都是处在前半程海拔较低的客栈,随着徒步过程的推进,越是深入,可以提供洗热水澡的客栈就越少,究其原因,无非就是烧水成本太高…

在山谷里,热水的来源大多数依靠太阳能,因为在山谷里通电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海拔越高,供电的难度系数就多大,处于雪线位置的客栈甚至需要自备柴油发电机来勉强供电,而其所需的柴油无一例外都是人力背负上去的。

所以,每烧一壶热水付出的电力成本本来就很高!别说洗澡,就连供给饮用的热水都要用钱去买了,以至于有些客栈宁愿不修建淋浴房。我能遇上这样的热水也没有必要去抱怨什么,这都是些来之不易的宝贝,我虽然没能洗个痛快,但它还是给予了我需要的热能,缓解了我身体上的疲劳。

这一晚,我睡的像昏过去一样,再睁眼时,天都已经亮了…

All Comments

Leave a Reply Cancel Reply

Tip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disclosed!

If you can't see clearly,please click to change...

Colle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