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小海经过马路的上层层障碍,好不容易才来到赌场门口。和之前我在马路对面看到的一样,两位尼泊尔保安微笑着帮我们打开大门,然后再“请”我们进入…

开门的一刹那,有明亮的灯光从门内射向我的眼睛,顿时眼前恍如白昼!我不由自主的柔柔眼睛,让不舒服的感觉慢慢缓和,还没等我完全适应周围强光,我已感觉到自己正踏在一块柔软的地毯上面了…

我放眼室内,光可鉴人的大理石地板与天花板上的巨型吊灯交相辉映,营造着华丽的气氛。门窗的上半部分被做成了椭圆形,并用带有花纹的石膏线沟边,突出空间感与立体感。使用优质乳胶漆粉刷过的墙面,散发出柔和的“土豪金”色,烘托出豪华效果。这样的全欧式装修风格,时刻体现着一种高贵、大气的感觉…

我好像又一次来到另外一个世界!仅仅一门之隔,却是截然不同的两个天地,反差之大,惊的我是头皮发麻…

进门之后,先是一个小厅,小厅内有工作人员对客人进行例行安检,检查通过后,便有服务人员接引前往内厅。我还未站定,就看到迎面走过来一位穿着黑色西装的工作人员,他看起来像个印度人,因为他的皮肤比尼泊尔人更黑,眼睛比尼泊尔人更大,上来就直接示意我们出示证件。

小海淡定的拿出会员卡交到对方的手里,紧接着他被安排的一边例行安全检查。印度人接过我的身份证,正反面都研究了一下,应该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待我安检通过,他便双手递还给我。

我想象中的糟事全都没有发生,一颗悬着的心咕咚一下落了地。

服务人员为我们打开内厅大门,眼前顿时豁然开朗,内厅面积之广足有小半个足球场大小,各式各样的赌桌遍布其中,不论哪一张赌桌周围都围满了客人。而客人之中,大部分是中国人和印度人,鲜有看到洋毛子!奇怪的是,没有尼泊尔人…

小海打趣说道:“这个赌场的老板是个印度人,而他的服务对象也只有中国人和印度人,大概是因为这两个国家的土豪多吧…哈哈哈…”我不明觉厉的点点头,跟这他这个桌子逛逛,那个桌子看看。

赌场里,斗牌、掷色子等赌博方式应有尽有,每张赌桌前都有美女荷官,不喜欢围在桌子边玩的,还有老虎机被安放在墙边。服务生们端着酒盘在人群中巡回流动,为客人提供饮酒与小食服务。穿着黑色西装的安保人员分散在赌场的各个角落,他们时刻监督着客人不要拍照,更不要胡闹!这一切的一切,都与香港赌片中的场景一摸一样。我像爱丽丝一样,从想象中走进了现实,一切体验都莫名的新鲜…

没逛几张赌桌,小海就遇上了几位昔日赌友,一阵寒暄打听,他们大多都已输光了今天的预算,有的不服气还准备继续追加,被大家一阵规劝…

我问小海:“他们都是和你一块到尼泊尔玩的朋友?”

小海摆摆手说:“不是,都是在赌场里认识的!”

看得出来,这都是几个免费筹码惹的祸!看着他们将筹码扔出去再收回来,手中的扑克牌像心肝宝贝一样握紧保护,一顿紧张操作之后,兜里的“所料片”只见少不见多,我看了一小会儿,就感觉到无聊透顶!

好在我只对尼泊尔的雪山感兴趣,剩下的便只有“吃”了!我问小海:“食堂在哪儿?咱们去吃饭啊?”

小海一脸嫌弃的说道:“嗯?什么‘食堂’…是‘餐厅’…”

我哈哈哈笑了起来,不好意思的说:“走吧,先把饭吃了再说!”

小海无奈的摇摇头,说:“唉…好吧!跟着我…”

我跟在小海屁股后面,穿过一群又一群人,终于看到了餐厅。谁知,赌场这么豪华,但餐厅居然小的可怜,只能同时容纳二三十人,等待吃饭的人早已排起长龙…

好在餐厅饭食充足,轮到我们时,还是可以用玲琅满目形容。包含主食、小吃、水果、肉蛋奶和甜品有近二十个品种,其中有各种个性化的口味提供给亲爱的客人们,比如说,印度的咖喱、中国的炒饭…

终于吃饱了,果然中国的胃还是需要中国的菜,这次来尼泊尔还是头一次吃得这么舒服!小海随手从服务生的酒盘里摘出两杯香槟,一杯递给我,另一杯倒在嘴里一饮而尽,到此,这顿饭才圆满结束…

饭后,我们在赌场无聊的打发时间,小海随便丢了几百卢比在池子里试了试手,可想而知,这根本泛不起一丝的涟漪…

一直待到十点多钟,我们才走出赌场!再次重回人间,心里居然有了踏实的感觉…

我们转弯进入泰米尔,看到四周到处张灯结彩,人们将一连串的小灯挂在店铺与店铺之间,在黑暗的夜空中好似繁星一般。有的店铺门外挂着灯笼,说不定它的老板是个中国人呢!

虽然我和小海都不知道跨年晚会的具体位置,但泰米尔的范围本来就不是很大,我们跟随着人流也能轻松的汇聚而去。走过几个街区,我还没看到舞台,隐约听到天空中飘荡着有节奏的打碟乐声。我寻思着,难道这是主办方还在为跨年晚会热身?

我们追随着音乐,它仿佛变成了我们的向导,我们越是靠近,它的声音就越大,待我们转过最后一个街角时,音浪便直接铺面而来,感觉真个脸颊都在跟着节奏微微颤抖…

与其他街道相比,举办活动的地方确实宽敞了许多,但还是不能称之为广场,人们从四面八方汇聚与此,早已将场地塞得满满当当。但这并不重要,因为人们的脸上的喜悦没有半分虚假,他们随着音乐挥舞起手臂,在重低音炮的节奏中尽情享受。原来,这里没有晚会,有的只是一个巨大的狂欢现场!

我和小海在拥挤的人群中前行,只想离舞台更近一点。我们终于站定了位置,望见街道尽头舞台上站着一个酷酷的女DJ,她戴着厚重的耳机,认真的拨弄着身边的调音器。五颜六色的灯光从她的背后射向天空,或四处摇摆,在溢满云雾的舞台加持下,显得炫酷无比。

加德满都 · 跨年之夜

 加德满都 · 跨年之夜

随着音乐节奏由规律变得急促,女DJ向大家伸出双手,大声喊道:“Are you ready————”

此刻,人们按耐住跳动的心脏,在音乐节奏的催化下,个个都像一台等待发令枪打响的赛车。待到肾上腺素的分泌达到峰值时,重低音炮那巨大的轰鸣开始震荡开来,随之而来的,便是那完美释放的快感…

嗨爆了的现场高潮不断迭起,直到跨年的时钟开始倒数,DJ灵巧的将音乐与倒数秒钟配合起来,人们心中开始默默念起“10,9,8,7,6,5,4,3,2,1….”。当数字“0”出现的时候,现场瞬间就被高热度高浓度的气氛点燃,人们狂欢的程度超越了之前的任何一次高潮…

一直等到人们的心火即将燃尽,加德满都的市长才开始上台发表新年致辞,他的发言很简短,我却感觉到了温馨。

人们开始慢慢的从活动现场撤离,活动终于在人们的掌声、欢呼声、致辞声中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