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巴德岗,我又回到了加德满都,收拾好东西,准备明日启程博卡拉。

刚进青旅的大门,莫名的看到屋檐下多了一些彩灯,几个陌生面孔在院子里忙里忙外,他们居然都是中国人!见到我出现在门口,他们愉快的和我打起招呼:“happy new year!”我有点意外,连忙拿起手机翻了翻日历,才发现今晚将是跨年之夜!

一下子见到这么多中国人,心中不由的倍感亲切。我连忙上去打招呼,一阵寒暄之后,才发现我才是“后来者”!他们几乎每个人都在尼泊尔待了近两星期或更长时间,很多人都完成了自己的徒步路线,除了几个新来的,其他大多数是回来休整,并且待不了不少时间就要回国了…

他们说,明天虽然算不上尼泊尔真正意义上的节日,但爱热闹的尼泊尔人还是准备了跨年活动,尤其是今晚的泰米尔街区,可能会搭建舞台,举办一场盛大的跨年晚会。

我惊喜的大呼起来:“是吗?那我可是必须要去看看啊!”

小海说:“我也要去,我还有两个朋友,到时候可以一起…”

我点点头说:“好啊!好吧!那其他人呢?”

小海摇摇头说:“他们不去,听说他们晚上要吃火锅喝啤酒,点起火堆畅聊人生…”

听小海这么一说,我也有点儿心向往之,忙问:“是吗?那我能不能加入?”

小海遗憾的摇摇头,说:“额…聊天可以,但吃饭估计不行!他们买菜的朋友已经去菜市场采购了,每个人的食物都是按人头分配的!你要是早一点回来,说不定还赶上了呢!”

“啊?好吧…”我有点儿失望,看来晚饭还是要自己搞定。

小海拍拍我,接着说:“晚上跟我去个好地方,那里吃的可比这里强,而且还免费!吃好了,咱们再一起去泰米尔…”

“是吗?还有这种地方!”我将信将疑的回答。

小海笃定的回答说:“咳…听我的,没问题!”接着,他又指了指身后的一位老哥说:“他都去了一个月了,每天中午快到饭点儿的时候,他才起床,洗好脸再溜达过去,那里正好开饭,巴适着呢…”

说着,我俩的目光不由得移动到那位老哥身上,老哥似乎也听到的我们的聊天,嘴角忽然扬起邪恶的微笑,还朝我点了点头…

我惊呼道:“哇…靠,这么牛逼…”

没想到,老哥发话了:“去吧!那里随便去,并且晚上我也去…”

我呆滞的张着嘴巴点点头,心里的好奇还是让我忍不住问道:“额…那到底是什么地方…”

小海拍拍我的肩膀,用暧昧的语气和我卖关子,说:“别担心,到时候你就知道啦…”

“不行,你先告诉我,现在必须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我的胃口已经被他吊到了嗓子眼了,现在怎么样也不能放过他。

看我这么猴急,小海边笑边扭捏起来。坐在一旁的老哥看不下去了,心想这俩人怎么这么无聊,便随口说到:“哎呦…就是赌场!”

“赌场?”我惊呼起来。

小海微笑着点点头,说:“嗯…赌场里有自助餐,不仅食材丰富,而且全场免费!今晚是跨年夜,说不定还会表演节目…”

我还未从刚才的惊讶中缓过神来,问道:“去赌场里蹭饭?”

小海又拍拍我的肩膀,说:“先休息休息,晚上见…”

我躺回到自己的小床,心中思绪万千,根本没法休息。我对赌场的好奇已经大过了美味的晚餐,它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场景,是否与香港电影里的情景相似?到底是富丽堂皇的,还是破败不堪的;是合法的,还是违法的;是安全的,还是危险的。这还真是让我没法想象…

晚上八点钟,天色早已黯淡下来。

二楼的阳台上,小海吸完了手中的最后一口烟,他将烟蒂拧灭,随意的丢进垃圾桶。他扒着栏杆楼下看了看,一群人早已围坐在一起,看来热闹的火锅大餐也已就绪…

小海回身走向正在玩手机的我,他将头轻微的向门口的方向摆动了一下,我立刻就领会了其中深意,话不多说,俩人大步流星的朝门外走去。

赌场似乎与我们的距离并不远,仅仅是穿过了一片漆黑的巷子,我们就在一条较宽的马路边上站定了脚步。

这也许是一条汽车主干道,看起来车水马龙的很是繁忙,马路上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盏路灯,虽然亮度一般,但给两旁的行人提供了莫大的方便。马路可能是围绕着泰米尔而建,因为地理上它属于泰米尔的边界线。

我环顾四周,目光所及之处净是些破败不堪的房子或是倒闭了的商店,有的窗户上没有玻璃,有玻璃的窗户里却没有灯光,这种地方如果存在于国内,定会在墙壁上看到一个大大的“拆”字。

小海告诉我,对面就是赌场。

我定睛一看,隔着马路的对面隐约出现一扇被白色灯光打亮的门。门口有两个穿着制服的保安,他们正在彬彬有礼的为每一位进入赌场的客人打开大门,并伸出带着白手套的手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马上就要第一次进入赌场,我是既兴奋又紧张。小海则是轻松的整理了下上衣拉链,说:“不要紧张!一会儿,咱们进门的时候,门内的保安可能要求你出示的身份证,或者要求你办一张会员卡才允许你进入…”

“什么?还要身份证!”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我的惊呼打断,一听到“身份证”,我警惕之心立刻就像上了膛的子弹…

小海拍拍我,用略带轻松的语气说:“我不是说了‘可能’吗?放心,中国人一般是可以刷脸的…不过,就算出示身份证,也不会被扣押!即使让你办会员卡,也只是登记身份证号,手续不仅是免费的,还会送你几个筹码,让你随便尝试尝试呢…”

听他说完,我琢磨了琢磨,如果只是为了蹭顿饭,便将自己的身份信息丢给赌场,岂不得不偿失?如果发生什么预料不到的事情,我后悔都来不及!不过,我也得把事情跟小海讲清楚,以免伤了和气。我说:“出示身份证可以,但他们要求我登记或是办会员卡,我可是要拒绝的!到时候你就自己进去吧,我自己出去找地儿在吃…”

小海看我如此警惕,叹口气说:“哎…真的没事!”说完顿了两秒钟,接着说:“行!到时候你跟着我,进大厅的速度快点儿,如果真发生了你说的事情,到时候怎么样,随你…”

我点点头,提了提裤子,说:“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