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巴德岗,我们准备搭小巴去纳加阔特。

我们跟着Google Map 找了好久才找到车站,车站里停着几辆小巴,每辆小巴门口都站着一个尼泊尔小哥,他们脚踏在上下车的阶梯上,手扶着车门探出半截身子,一边向周围的人群挥动手臂,一边大声喊着小巴的目的地…

估计全世界的小巴都一样吧,因为尼泊尔的小巴对我来说似乎并不陌生。我记得家乡的车站就有很多小巴,从小巴的车型到售票员的拉客方式都与我记忆中的小巴一摸一样。

其中有一个细节还让我特别惊奇,就是他们挥动着的手臂,竟然也会以同样的方式握着一叠钞票。每当有人买票或是找零钱时,他们便从这叠钞票中挑选零钱,不论动作还是节奏,几乎都一摸一样…

我和kyle走到车前,俩人居然都不知该怎么开口。只好先跟售票员小哥招了招手,接着将准备好的手机屏幕凑过去,指了指上面显示的图文,尝试着问:“纳加阔特~?”

小哥非常聪明,仅仅瞟一了眼就明白了,他点点头,又朝身后指了指,示意我们上车。车上已经坐满了乘客,我们只有找位置站好,不少人向我们投来好奇的目光,也许鲜有中国人乘坐这样的公交车吧!等了好久,直到车厢里的人多到像沙丁鱼罐头,车才开始缓缓启动起来…

小巴驶出巴德岗城,不久就走上了盘山公路,似成相识的泥土烂路又一次出现在我们面前。小巴在坑坑洼洼的道路上左摇右晃,感觉比越野车更加刺激!每当小巴转弯时,那倾斜的车体都让我惊出一身冷汗。最糟糕的是,我们的胃在盘山过程中被搅得七荤八素,几次三番欲吐辄止,好不难过…

幸运的是,我们居然在日落前到达了纳加阔特。车刚停下,kyle就迫不及待的去找厕所。我站在车站附近的梯田上,一边舒缓着身体上的不适,一边看着那颗巨大的咸蛋黄被对面的大山一口口吃掉…

天蒙蒙黑了,kyle终于上好了厕所跑过来找我。我正要和他商量去找住处,他却先开口说他遇到两个中国人,而且还是两个女孩!

kyle说:“她们是跟团来的,何不跟着她们去看看她们的酒店?也省了咱们自己瞎找…”我严重同意他的想法,连声称赞他的机智,两个人一溜小跑去找那两个姑娘。

我俩在车站里钻来钻去,终于看见了那两个姑娘。毕竟都是中国人,见面后便是一阵寒暄,感觉十分亲切。

姑娘真是好姑娘,穿着高跟鞋和蕾丝裙子,漂亮的跟观音菩萨似的!我和kyle这几天一路走来,如果不似风尘仆仆,肯定都是满身灰土,与两位菩萨走在一起,居然没有一丁半点儿的露怯之心…

纳加阔特有不少酒店,但走到姑娘们的酒店只需十几分钟。kyle在两位菩萨身边没有浪费任何一秒,谈天说地间,似乎成了陈年旧友。酸在一旁的我,除了佩服,没有任何可以表达!

终于到了姑娘们下榻的酒店,一眼望去便甚感豪华。当我们步入其中,更好似堕入天堂一般!不论是室内还是室外装修都非常精致,巨大的水晶吊灯高高的悬挂在天花板上,将整个大厅照得灯火通明;一面面洁白的墙壁,好似娇嫩的妆容泛着光华;地上布满着红色地毯,干净的看不到一丝灰尘;一座巨大的露天阳台从一楼一直伸向对面的喜马拉雅山脉…

不知为何,我的头脑间渗出一些恍惚,这样的场景如此熟悉,又甚感遥远。我差点以为红砖瓦房才是这世间常态,这不禁让我感慨万千,刚才路过的破破烂烂的小村子和这间酒店是同处一个山头吗?

姑娘们顺利的办好了入住手续,还帮我们问好了房间价格,一个标间只需65美金!我想我没有听错,这个价格居然惊的我头皮发麻…

我扭头看看kyle,他皱着眉头仿佛也在作心理斗争。

时间忽然变得好慢,四周好似凝结了一般,面子让我拿捏起尴尬与不尴尬间的界限,好在身处江海已久的我早已学会了“处事不惊”,伴随着几声从容不迫的笑声,我开口说到:“哈哈哈…太贵了…我还是换一家住好了…”

我招呼kyle赶紧溜之大吉,没想到kyle居然拿定了住下来的决定!

没办法,人各有志,我说:“kyle,你住吧,没关系!不用担心我,我随便找个客栈解决一晚没什么大不了的!记得一大早起来看日出…”

说完,我转身朝着酒店门外走去。还没走出多远,就听到身后有人喊我,我回头一看,kyle一路小跑朝我奔来,我俩对看一眼,谁也没再废话,拿起手机赶紧翻找地图上的旅店。

天黑的好快,村子里没有路灯,四周漆黑一片,白日里蛰伏的野兽怪鸟此刻都活跃起来,“呜哇”乱叫之声此起彼伏,怪吓人的。

好在趁着伸手不见五指之前,我们终于找到了住处,虽然不能洗澡,但总比露宿荒野强很多吧!

公鸡和狗们还在打盹儿,我们却要比他们更勤劳。为了看到日出,我们早上五点就爬了起来。

走出旅店时,四周黑得同昨晚进去时一样。我们摸黑去找观景台,可忙乎了半天却只找到一片梯田!好在梯田所处的位置视野开阔,我们也就在这儿等下去了…

天空逐渐由暗渐明,天空中的黑色逐渐变成了清亮的浅蓝。远处的大山背后逐渐有黄色的光射出,越来越多,也越来越亮,可视野中的一切尽在一片晨雾之中,灰蒙蒙的,什么都看不清…

直至太阳都跳出了大山,眼前的情景依然如故,我越看越觉得不对劲,我们心心念念的喜马拉雅山脉在哪儿?

我和kyle都是一脸懵逼,手足无措时听到不远处的酒店楼顶上聚集了不少人,他们叽里呱啦的说话声和惊呼声引起了我的注意。我忽然想到了什么,趁着太阳还没升起,我朝着哪家酒店狂奔而去…

我闯进了酒店,对面迎上来一位尼泊尔保安,还未等他说话,我就喘着粗气问道:“can i go to the platform?”

可爱的保安竟然秒懂了我的意思,指着楼梯说:“this way!quick!”

我疯狂的冲上楼顶平台,穿过一大群人,远处的喜马拉雅山脉一下子跃入眼帘。连绵不断的雪山好似一根洁白的哈达横挂在空中,也许时因为距离过于遥远,我似乎感受不到数座海拔八千米级雪山给予的震撼…

太阳已高高挂在天空,山谷里的晨雾却始终没有消散,天地始终如混沌一般,让我不得不接受了这个失败的日出!

转身离开之际,kyle忽然打来电话。不知他从哪儿得来的消息,说可以去昨天那两个姑娘住的酒店里吃早餐,只需每人五百卢比即可!

听他说完,我对他佩服的五体投地,早知道还不如在姑娘们住的酒店里边吃早餐边看日出更来的划算…

大酒店的早餐果然出乎意料的好,我和kyle吃的都很“开心”。kyle一如既往的和两位姑娘聊的欢快,但在意图蹭姑娘们的车回加德满都时遭到了拒绝…

我们不沮丧,这也许是早已注定了的,我们就是坐小巴的命,这点毋庸置疑!

kyle走了,赶下午加德满都的飞机回了国,只剩下一个无所事事的我又逛了一遍古城巴德岗。当我也准备乘车回加德满都时,竟然路过发现了昨天未去到过的西德池塘,原来它就在公交车站附近!

平静的池水倒映着四周的白墙,不少当地人坐在池边的台阶上休息、玩闹、有说有笑。我走近池塘,像当地人那样坐下,离开之前先享受一小段暇意时光,可另一个世界却在我眼前徐徐展开…

巴德岗 · 西德水池

 巴德岗 · 西德水池

倒映着白墙的池水已经分不清清澈还是污浊,一块块“绿色浮渣”覆盖在水面,藻类的富营养化夺去了水中的氧气,仅剩的鱼儿只能吃力的顶破这些“绿色浮渣”,尽可能地露出头来吞咽空气…

我沮丧的看着水面,看得出来鱼儿有些难过,也许这就是它们的命运,上辈子一定作了坏事才被神佛安排在这样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