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记西游尼泊尔(一):风雪出境之夜

我坐在去往吉隆口岸的车上,周围的低温让我不自觉地蜷缩起来。不知不觉中,车窗外已没有一丝阳光,看看表才下午四点钟,可在山谷里却给人“天要黑了”的感觉...

我抬头看看车上的其他乘客,他们也都和我一样蜷缩在座位上打盹儿!五个人中没一个说话的,他们可能在专心的抵御寒冷,也可能在抗击“高反”,因为还没到日喀则,坐在副驾驶的回族小伙早已头晕眼花了!

我不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他是送兄弟的媳妇去找老公的,也就是同坐在副驾驶的一个女孩儿。还好这个车的副驾驶有两个位置!他们都是甘肃人,女孩的老公在边境线上的一个县城里打工,在老公的召唤之下,她义无返顾的要跑去和他汇合。

令我惊讶的是,她昨天才第一次抵达拉萨,也是第一次进入藏区,感觉她还未适应高原,却又要赶去更高的地方!开车前,她还担心的跟我说高反了怎么办?我建议她在拉萨多等一天,可她车费都已经付了,最终也只能建议她多准备一个氧气。

在这天寒地冻又物资匮乏的环境里,我实在想不通她和她老公的想法,为什么要她冒着生命危险去做一些并不是特别重要的事情。何况,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这也是我感到最震惊的事情!

今年她二十二岁,结婚那年她才十四岁,刚生了小儿子,大儿子已经七岁半了。她说结婚早是家里的习俗,可她那被花头巾遮着的明明还是张稚嫩的脸,她表示理解我的震惊,喏喏的说:“我知道,你们觉得我们很奇怪,很落后…”

我不觉得奇怪,因为自己家乡也有一些陋俗,却不知为何突然想起了阿紫!我的心里浮现一种莫名的感觉,有点空虚,也有点委屈。我不知该如何表达,只能故作镇定的点点头,说:“是习俗,我理解,我理解…”

坐在我身后的是一个在基隆县城开旅馆的中年人,说起来也是个旅游业者。他说县城周边的风光很好,故而生意还不错,这让我多少有点差异!我曾游览过整个阿里大北线,因为环境恶略,途中的旅店不可能有常驻旅客。也许是我不曾绕路去过吉隆,可能来往尼泊尔的商人和出境游客较多吧,我可能是孤陋寡闻了…

剩下的,除了一位藏族司机小伙儿,还有坐在我旁边的kyle。kyle是个杭漂,这次出来也是好不容易请下的假。假期有足足一个星期,为了不留遗憾,刚到拉萨的他却即兴要去尼泊尔看看!他说,拉萨有些无聊。这话我不能理解,但这如果成为他去尼泊尔的理由,我似乎就可以理解了…

天黑了,汽车才驶进日喀则,这标志着漫漫出国之路刚刚起了个头!经过日喀则车站时,车没有停,因为没有人想下车买东西吃,或是上厕所,窗外的风声鹤唳,鬼才知道哪有多冷!

没过多久汽车就横穿了日喀则,没有了建筑的遮挡,耳边常响起呼呼风声,越安静的时候响声就越大,尤其是进入了山谷,风声更是深邃得可怕…

我们在墨水一样的黑暗中行进,脑袋瓜子昏昏沉沉,似睡非睡的感觉让人有种说不出的难受劲儿!

夜半时分,窗外忽然飘起了雪花,晶莹的冰凌在汽车大灯的照射下显得洋洋洒洒,白皑皑的世界不由的让我们眼前一亮,可车里的气氛却紧张起来…

首先是司机,他十分担心雪一直下着停不下来。前路还有五千多米的孔唐拉姆山垭口要翻,如果山下都下着这么大的雪,可想而知山上的雪情!

此刻,我们身处茫茫荒野之中,如果不一直前进的话,汽车不可能一直发动着为大家供暖。在零下三十多度的环境里,谁都不想被冻死冻伤在这里,更何况明天一早,怎么将冷冻了一夜的汽车发动起来,还是个未知情况!

考虑再三,司机选择放慢车速,还是想趁雪还未积起时小心的向前推进。不知过了多久,车外的环境更显苍白,大概是进入了雪线,这时我们才反应过来,我们的位置早已处在大山深处!

突然,司机惊呼道:“发动机竟然开始降温了!”这种情况还是司机第一次碰到,工作了一夜的发动机在没有熄火的情况下居然正在渐渐降低温度!由此可见,车外是何等的低温...

司机的惊呼让不明所以的我们着实吓了一跳!车内的气氛紧张起来,大家七嘴八舌的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不管今晚能不能顺利到达,但得保证每个人的人身安全呐!

长时间的驾驶,使得司机一边抗拒着疲劳感,另一边要时刻注意着路况。为了安全,他只能打起百分之二百的精神。为了看清路况,他调整了座椅,身体前倾,将方向盘贴近胸口,脸也几乎要贴在前挡风玻璃上。主驾位置上的小窗始终开着,任凭寒风刺骨,他都不敢把它关上,而手上的香烟也一刻都不敢中断。只希望这冰与火的双重刺激下,一车人终能安然无恙…

汽车终于驶过检查站,这标志着我们已经翻过了垭口,大家都舒了口气,但司机没有,他直到前面还有更可怕的下山路!

随着海拔的下降,雪势渐小,路上的积雪也慢慢减少。又行驶了一个小时,我们突然发现,不远处的弯道外有一辆翻掉的SUV!山谷荒芜,尽是黑漆漆的夜幕,别说没人,就是过往车辆都少得可怜,在这里翻车受伤,就算不谈伤势,也要被活活冻死阿…

幸好,这辆SUV遇到了我们。司机赶紧停车下去查看,他打着手电晃了半天,也喊了半天,终于得到了回音…

待司机再回到车上告诉我们说:“车上有人,但不愿意出来...”他说车厢里一股浓浓的酒味儿,看来是因酒驾而出现的意外。车里的人不希望我们帮忙报警,就连拍照报备都被谢绝,那人说他已经联系了朋友来救。但车上的人还说过,他已经等了一个小时了…

有了前车之鉴,司机在余下的路途上肯定不敢有马虎。处在这种恶略天气里,公路上讨厌的不是积雪,而是这薄薄的一小层冰碴儿。积雪虽然危险,却时刻提醒着驾驶员小心,而冰碴儿不但让驾驶员放松警惕,还非常容易打滑,但这都不是这次事故的必要条件。驾驶员醉驾,这才是罪魁祸首!

离开车祸现场,天已开始蒙蒙亮了。睡不着的人们讨论起翻车的人为什么不愿出来?为什么不愿拍照?还有,为什么躲起来?也许,你懂的…

待天空由灰暗变成了透亮的蓝色,我们终于抵达到距离吉隆口岸二十五公里的热索村。至此,我们一夜的惊魂之路也终于画上了句号!

You May Also Like

View More
漫记西游尼泊尔(二十四):告别
View More
漫记西游尼泊尔(二十三):腊八节
View More
漫记西游尼泊尔(二十二):佛祖诞生之地

All Comments

LEAVE A REPLY

Tip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disclosed!

If you can't see clearly,please click to ch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