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台湾游记(7):垦丁的风

太阳初升,叫我早安。

我站在窗子前,隔着纱窗望向外面,外面的天空一览无云,天气晴得想洗过一样。外面游客和海鸟都在叽叽喳喳,波光粼粼的海面像一铺上了一层薄薄的金纱。这么好的天气,它怎么知道今天我要在垦丁潇洒!

我去找旅馆老板娘续缴一天房费,老板娘却告诉我涨价了,600台币涨到了2500。我一听,心想,这是怎么回事,坐地起价么!

老板娘解释说,这里的旅店节假日和平日不是一个价,平日是因为打折才会那么便宜,节假日都要回复原价,或者是涨价,尤其今天还是5月20号,这种被称为「情人节」的日子居然还是个周六,那价钱肯定涨的飞起。

去他妈的情人节,今天是我的潇洒日,这种钱还是必须要花的!强行安利一波自己,付了房钱,戴上太阳镜,出去潇洒。

老板娘推荐我租她们这里的电动机车,我想起来时看到其他游客骑的那种小机车,环恒春半岛省时省力,很方便。垦丁虽然不大,但是光靠徒步游玩,还是不行的,就算是骑自行车,那上上下下的坡路也会使人疲惫到无法尽兴。

八百台币的租车费,可用二十四小时,这又是一波出血,可来到台湾,不体验一下机车狂飙的感觉,岂不遗憾?租车老板递给我一张恒春半岛环线地图,仔细地给我讲解了地图上标识着的景点,他还告诉我,这些景点都可以免费进入,我只希望免费的景点不要太烂。

我挑了一台蓝色的小机车,一拧油门就冲了出去,我紧抓车把,飞快的机车载着这迟钝的身体就飞驰起来。

走出路口就是帆船石,这一块伸出海面的礁石,形状好似船帆。帆船石前的观景台停满了车辆和游客,时不时有玩冲浪的人从帆船石边滑过,还有人在不远处的海水浴场里玩着各种水上玩具。

我骑着小机车逆时针走,不一会就来到了砂岛,砂岛是一个天然的小海湾,整片沙滩皆由海浪所推送而来的贝壳与珊瑚礁碎屑所组成,极为特殊。站在砂岛上,蓝色的海水不停地冲刷着脚下的礁石,让我这种头一次亲近大海的人,别提有多激动了。

再往南走是鹅銮鼻公园,它位于台湾的最南端,其中矗立着一座白色的圆柱形灯塔,它是公园的标志,有东亚之光的美誉,是世界上少有的武装灯塔。我只觉得这座灯塔像一个穿白衣的姑娘,坐在绿草地上,美得像艺术品...

沿着佳鹅公路从鹅銮鼻向北走,迎面吹来的风渐渐地强烈起来,眼前开始出现一大片草原。继续前行,草原的上方泛出蓝光,渐渐地,伸出的蓝色越来越多,海平面像一颗水晶球一样从这片浓绿中升起。

再往前走,草地中时不时地出现红黄色裸露着的土壤,越往前走,裸露的就越多。我想,这里应该就是龙磐公园了。龙磐公园是一处隆起的珊瑚礁所形成的石灰岩台地,也因为石灰岩的溶蚀作用,造成裂沟、渗穴、石灰岩洞等奇特的地形景观,而使此地被列为垦丁国家公园的四大景观之一。

我把机车停在路边,沿着一条土路向里走,待我走到土路的尽头,瞬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我从没见过这么壮阔的场景,眼前那是一望无际的太平洋!远处海水的颜色由近及远,越来越蓝,海面上被吹起的小浪,成群地出现,就像成群的白鸟...

此时此刻,我不想再走了,也不想像别的游客那样上蹿下跳地拍照,只想慢慢地坐在地上,吹一吹海风,感觉不会再有比现在更美好的世界了...

纵有吹不够的海风,更有想不完的惆怅,如此美景,却不曾拥有一隅。也不知过了多久,我起身拍了拍屁股,原路返回,再也不敢回头...

时近中午,我准备前往恒春镇来解决午饭,更重要的是游览恒春古城。去往恒春镇的途中,我又经过了风吹沙、茶山吊桥和出火,算是几个比较有趣的小景点。中午一点多,我才抵达恒春镇,肚子已经咕噜噜响了,很多游客都会选择在这里或者是在后壁湖吃海鲜或者生鱼片,但我对海鲜无感,找了家卖肉燥饭和肉丸汤的小店填饱肚子。

饭后,我骑着小机车去找阿嘉的家。看过《海角七号》的人,一定不会陌生,由于《海角七号》的走红还被改成了民宿,供影迷参观。房间仍保留了电影中的所有场景,甚至连床单也一模一样。

恒春镇旧名琅峤,为台湾最南端的乡镇,亦为枋寮以南唯一的平原,古城就座居镇中央,其周遭丘峦环绕,早年也是南疆上的国防重镇;不论就历史、建筑而言,恒春城都有其特出之处,尤其难得的是其形制保存完整,为全台仅见,今已列为二级古迹。是排湾族语台湾尾端的意思;现余东南西北四座城门及部分城墙,是全台仅存的一座完整古城。

经过百余年岁月,原有的城垣、城楼在风雨、地震的破坏下,逐渐荒圮;光复后又因交通需要及城市发展,打掉了多处城墙。四座城门中,如今仅南门和东门可见到城楼。然尽管如此,恒春仍是台湾地区硕果仅存,大致保有原形制与规模的古城,其处于恒春半岛商业、交通和教育中心的“县城”地位,始终未衰。

游览完恒春镇,我想去回旅店休息,是因为天气实在太热,热得我身心疲惫。原本打算去后壁湖玩潜水,现在看来时间不太充足,体力也有点跟不上,我想,还是待黄昏时分,去欣赏关山落日,也是美哉!

下午四点多钟,天色逐渐变暗,我骑着小机车向猫鼻头飞奔而去,猫鼻头位于恒春半岛的东南岬,介于台湾海峡和巴士海峡的交界处,关山就在猫鼻头附近,可以一起游览。

正当我兴冲冲的飞奔时,天气却在这时发生了变化,头顶的乌云忽然多了起来,不一会就遮住了身后的天空,再一看,它就像一张黑幕,想要把整个天空笼罩起来。我天真的和乌云赛起跑来,可我那里是大自然的对手,待我到达「猫鼻头」观景台时,眼睁睁的看着乌云将蓝天一点点吞噬,直到消失。

天色骤然变黑,黑得像黑夜一样,起了风,却还没有下雨,看着天上的乌云还在缓缓滚动,心想,关山是不用去了,别说落日了,不被雨浇一个落汤鸡就算幸运的了...我只好悻悻地骑车返回!

再次路过垦丁大街,发现夜市已经开始热闹起来,而黑沉沉的天空却没有下雨的打算...街边的小贩和游客将马路堵得个水泄不通,而骑了一天小机车的我,已经驾轻就熟了,跟着当地人的机车屁股后头往来穿梭、走走停停。

这时,我忽然想起在台南时遇到的大姐,她跟我说过,到了垦丁,买一份盐酥鸡和鸡皮,再加一瓶台湾啤酒,坐在海滩上吃,是多么惬意!按她说的,我买了盐酥鸡和台湾啤酒,还另加了脆皮汤包和莲雾,在帆船石附近,开始默默享受,真乃:

不求富来不求有,
但愿大海化作酒,
闲时躺在沙滩上,
浪子打来喝二口.

You May Also Like

View More
漫记西游尼泊尔(二十四):告别
View More
漫记西游尼泊尔(二十三):腊八节
View More
漫记西游尼泊尔(二十二):佛祖诞生之地

All Comments

LEAVE A REPLY

Tip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disclosed!

If you can't see clearly,please click to ch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