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为三十公里的路程对我们来说就是个‘小意思’!

我和阿紫是准备去来古村的,来古村距离我们虽有整整三十公里的路程,我俩还从来没有在一天之内走过三十公里,但二十几公里的山路可是“家常便饭”一样。我们准备了相机、水和饼干,也不知道够不够用,没想那么多,我们已然上路了…

似乎是神奇的高原把这个冬天最温暖的太阳给了我们,晴朗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彩,阳光把我们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

我抬头看看天空,“今天天气真不错啊!”

阿紫点点头,“嗯,是挺不错的!”

“我们运气是不是非常好?”

“是的,必须好!”

“今天路上的风景也一定很赞吧!”

“必须的,肯定很赞!”

“三十公里的路程对我们来说是不是太小意思了!”

“当然,那还用说!”

“我觉的来古村一定很美、很神奇…”

“是吗?哪里神奇…”

“村子周围全是雪山和冰川,你说神奇不神奇…”

“哇哦,好期待啊!哈哈哈…”阿紫总是会莫名其妙的大笑起来…

去往来古村我们必须要走一大段回头路,估计至少有十公里。穿过然乌镇,再沿着 318 国道走几公里才能看到通往来古村的岔路口。然乌镇上有不少趴活儿的藏族司机,时不时的问我们要不要包车…

“不了,不了,谢谢…”每个前来询问的司机我都要这样回复,不厌其烦。

我问阿紫:“咱们坐车去吧,一个人才 50 块钱!”

阿紫看看我说:“不要,我要看路上的风景,咱们回来再坐吧!”

我看看阿紫,流露出欣赏的表情,“嗯~说的对!”

我们从客栈出发后的第六个“公里”才走到“中然乌湖”的观景台,然乌湖的面积真的太大了,围绕着岗日嘎布雪山绵延有二十多公里…

世人只知道有然乌湖,却不知道然乌湖是由“上、中、下”三个串联起来的湖泊组成,然乌镇附近的是“下然乌”,也就是人们通常看到的“然乌湖”,318 公路旁的是“中然乌”,若想看到“上然乌”,得从通往来古村的岔路进入山谷,这样才能看完然乌湖的全貌。

然乌湖中段

蓝天之下的中然乌湖水碧绿,它围绕着雪山好似一枚玉镯,宽阔的湖面倒映出一片安详之态,湖边一个状如乌龟一样的石头,好似不知从哪儿游来的一只好运气的乌龟,独占着这么一块美丽的栖息之地。

中然乌湖的乌龟

而上然乌更是神奇,湖面雾气腾腾,湖水在阳光的照射下,仿佛千万颗珍珠,从天上倾倒而下,跳跃不息,闪耀夺目...我们迷醉在这样的风景里,不由得感叹着:“这不就是‘珍珠海’吗!”

然乌湖上段

再往前走,我感觉周围风速越来越大,风压在脸上无情地滚动,我们顶风向前,身体不自觉的倾斜起来,我发现上然乌的大部分都处在山谷谷口,大风不停的从谷口喷吐而出,形成一道阻止我们这些“外来者”进入的风墙…

我转过身来,让阿紫退到我面前,正好帮她破风,看她低着头都不想说话,我嘿嘿一笑,“同志们加把劲哟,哎嗨嗨哟…”

没想到她居然抬头一笑,“嗨哟,嗨哟…”还跟着我唱起来了…

经过一个小时和大风的对抗,我们终于挺入谷口,令人奇怪的是,大风突然就这么消失了!我们回头向然乌湖望过去,看到谷口依然狂风大作,因枯水期而被裸漏出的上然乌的湖床一直有沙土被吹起,这时我们才知道,一直以为的湖水上的雾气原来是这些被风扬起的沙尘…

此刻已然是中午,我们坐在路边休息,顺便拿出饼干和水充饥,再看看里程表,发现才走了一半路程,但我感觉脚已经在隐隐作痛了,没想到这平坦的水泥路面如此费脚…

阿紫抱怨起来:“脚有点痛哦…”

我俩面面相觑,说好的“小意思”呢!

我安慰阿紫说:“嗯,我也有点痛,不过没事,还有一半路,慢慢走…”嘴上很淡定,身体却诚实的不得了,坐起身的我明显感觉,休息之后比休息之前的脚更难受,也只能继续坚持吧!

可越往里走,越觉得周围荒凉,淅淅沥沥的草地早已枯黄,目可所及的动物,除了我和阿紫,就只有几只牦牛,每当路过一只牦牛,它们好像都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目送我俩,也许心里在想:“这是俩神经病吧…”

走过第二十一公里,终于看到了藏族居民,也遇到不少“臧家乐”的广告牌,我和阿紫强作淡定离开,虽然脚疼的厉害,但也一定不要在这里讨饶...

走过第二十三公里,终于看到了人烟,道路的尽头有一位藏族少女赶着两头牦牛,少女手拿一条长鞭,伴着“啪啪啪”的声音向我们走来,我原以为她是将鞭子打在牛身上,走近了才发现她是将鞭子甩在空中,抽打着空气发出的声响。我向少女打招呼:“扎西德勒!”少女笑着问我们去哪儿?我说去来古村,她回复说:“哦~不远了,就在前面…”

走过第二十四公里,我们终于看到了来古村村口,村口有一废弃的门票口,这时有个藏民骑着摩托车向村外使来,我迫不及待地上去问他:“扎西德勒!去村里还远吗?”藏民微笑地告诉我说:“不远,不远…”

走过第二十五公里,我们发现平直的公路变成了蜿蜒的盘山公路,爬坡让我们的脚疼更加严重了,忍痛爬了一段路,我实在坚持不住,想要休息一会,这时阿紫却尖叫着指向路边的山谷,喊道:“快看,那是不是冰川…”

我赶紧回头朝着山谷眺望,看到巨大的山体早已经将太阳遮蔽起来,一条巨大的白色冰舌从山谷中倾泻而出,冰舌的尽头是一个已被冰封的白色冰湖,冰湖之上散落着无数块幽幽蓝冰,好似水晶一般…

天色变化的好快,我们还没看够这眼前的奇观,但阳光却像泡沫一样被黑暗挤出了山谷,周围降温的速度快得离谱,我们站在路边又想走、又想留…

此刻,我们距离目的地居然还有四公里!我怀疑手机导航是不是在误导我,无助的心情在一阵阵脚疼中渐渐放大,无法接受现实的我时不时地确认位置和距离,心里不停地默念“快到了,快到了...”

我们距离盘山公路的尽头越来越近了,随着所处地势的升高,我们发现冰湖旁边连接着另一个湖泊,它没有被冻结,湖水呈碧绿色,竟然比然乌湖还美…

天色终将黯淡了下来,但我们距离目的地还有两公里!村里的路灯少的可怜,精疲力尽的我们正努力的在道路中蹒跚,忽然我抬头看到白花花的雪和冰就覆盖在离我们不远的山顶之上,我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我还从没见过这么大块的冰离我这么近,就像悬在头顶,难道我们要住在冰川下面吗?

直到村子里已经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了,濒临崩溃的我们终于走到了“冰川客栈”,我累得一屁股坐在客栈门口,但客栈大门紧闭,居然因为淡季已经闭店了…

我顿时感到痛不欲生,欲哭我泪的我们虽然走完了全程,居然还要面临着冻死荒野的考验…

我和阿紫哭丧着脸互开玩笑,欢笑中伴着泪水,“你今晚要住大街啦!哈哈哈…”

无奈之下,我只能尝试和客栈老板联系,“喂~是冰川客栈吗?今晚还能住人吗?”

“是的,你们怎么现在来了啊?客栈已经关门啦!”客栈老板的回复简直让我们绝望!

“啊?那怎么办啊,这里还有住的地方吗?”

“…等一下,我帮你问问!”

挂掉电话,四周又开始陷入无尽的黑暗,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却又好像一天一年那样的漫长…

等了好大一会,却始终不见老板回复,无奈我心乱如麻,偶然瞥到客栈附近的臧家楼里有灯光,我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又忍不住打电话给客栈老板:“喂~老板,我看到附近的楼里有灯光,能不能让我们住一晚啊?”

“不行,不行,客栈已经关门啦!有@#¥%,你等等,等等…”也许是他没听清楚我说什么,我也听不太清楚他说什么,十分无奈…

挂掉电话,我安慰阿紫说:“没事,没事,有地儿住,哈哈哈…”

阿紫十分信任的看着我:“嗯嗯,好…”

我俩在客栈的铁栅栏门外哆哆嗦嗦,来回不停地跺脚,像两只可怜的小狗…

突然,黑暗中出现一只手电筒射出的光,顿时,我俩像猎狗一样把目光锁定过去,偶有听到沙沙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嗨~~你们是…”

“是,是我们…”管他三七二十一,我们赶紧冲了过去。

“你,你,你们是…”

等不及对面的人说完,我就迫不及待地接话说:“是,是我们…”

这人原来是来古村村长多杰,原来客栈老板是给他打电话来解救我们了,我赶紧握起村长的手说:“是我们…”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村长大手一挥,说:“走,走去我家…”

All Comments

Leave a Reply Cancel Reply

Tip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disclosed!

If you can't see clearly,please click to change...

Colle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