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登终于等来了这一天,他已在四姑娘山镇蛰伏已久,就是为了等待约好的同伴一起攀登四姑娘山大峰。而这两天,登登每天都鼓动我和他一起去登山,可我没有睡袋和帐篷,无法在营地过夜,再者我对我的身体素质也没那么有信心,所以一直犹犹豫豫,不敢应承下来…

而昨天的长坪沟挑战差点将小吴废掉…也许是玩的太过疯狂,回程的途中,小吴高反了!幸好他体力尚可支撑,十几公里的山路,硬是顶着高反徒步出沟,这不得不让我佩服!但也因昨天的意外而心有余悸,他决定放弃海子沟,改去较为轻松的双桥沟。

小吴也不好意思放我鸽子,但又不能拿生命开玩笑,只好在分别时拍着我的肩送我一个祝福:“Good Luck!”。而我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直至出发前,我都没能再找到任何一个队友,无奈之下,只好自己硬着头皮独自前往…

说起海子沟,虽说它是四姑娘山的核心景区,却鲜有游客踏足此地。海子沟的路要比长坪沟的更难走,而且没有观光车,只有人马共用的小道,且路途遥远,若想玩转此地,到访者必须具备良好的身体素质和心理抗压能力,如果你不是徒步登山爱好者,基本可以选择放弃海子沟了。当然,这也是我找不到同伴的主要原因。

海子沟全长 19.2 千米,从锅庄坪开始到海子沟尾地势如一条巨龙,故当地人又称为“龙抬头”,每年沟内都会举行盛大的朝山会,以祈风调雨顺。其中最吸引人的还是沟内的十多个高山湖泊,有大海子、花海子、夫妻海、浮海、蓝海、犀牛海等,湖水清澈见底,波光粼粼,五光十色间呈现出亦真亦幻的世界,令人心神向往…

攀登四姑娘山大峰、二峰均也经过海子沟,因此,我以为能和登登作伴走前半程,却没想到这个计划被他向导没完没了的迟到给破坏了,到最后我还是一个人…

攻略中描述的海子沟十分凶险,以至于出发前我就做了极大的心理准备,但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其劳动强度还是超过了我的心里预期,以至于还没到斋戒坪我就已经累了个半死,因为从海子沟口走到斋戒坪虽然仅有两公里的路程,但垂直爬升的海拔却是四五百米。

我将斋戒坪定位为海子沟的起点,它是上山途中必须要闯的第一关!上山小路迂回曲折好似马肠,净是坎坷不平的陡坡,双腿酸胀的感觉此起彼伏,刚爬了十几分钟,便喘得像头骡子。不知已走过多少个弯道,但我总会做梦一下个弯道的尽头就是终点,但这总是事与愿违。

途中经过一处可以眺望四姑娘山的平台,名叫拜姑脚。但那里的角度和视野一般,仅仅聊胜于无,这让初入海子沟的我,苦闷心情可想而知。

待我爬上斋戒坪时,感觉老命早已豁出半条。我找到一块路边的大石头,直接躺在上面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无力的双腿越发沉重,这不禁使我心中的担忧油然而生,暗自问道:“我还能行吗?…”

还记得山下牵马的藏族老伯,他说只需一百块钱便可以载我上山,三百块钱便可载我到大海子。我不以为意,笑称自己铁腿一双,长坪沟一役早把腿力证实,凭我的实力,定能横扫一切,直捣黄龙!老伯哈哈一笑,非要留个电话给我,说走不动时打电话给他打电话来接我…

笑话!我会是走不动的人吗?可这时候,躺在石头上的我居然没出息的拿起手机,盯着屏幕中的号码,人生纠结成了麻花…

“咳…思来想去,还是回去吧!”

等等!这当然不是我!真正的我已经迈着坚实的脚步去往锅庄坪了!

我抬头望向前路,此刻,我正踩在大山之脊,山脊一直延伸至天际,晴朗的天空中没有一丝云彩,湛蓝中闪烁着无数只“星星”…

我一边走一边留意,脚下的路怎么遍布数寸宽的车辙?疑惑间,几匹马从我身边缓缓走过,马上载着几名游客,他们谈笑风生让我好生羡慕,几分钟后,它们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爬上一个山丘,前路还接着好几个山丘。我不明白,这么长的路途怎么就找不到一段稍微舒服点儿的平缓,哪怕只有几米也好。更过分的是我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心中的苦闷无处诉说,是不是今天徒步海子沟的只有我这一个傻子?

还好四姑娘山很快就对我之前的劳累给予了第一次慰藉。当我疲惫的走进锅庄坪时,扭头发现四姑娘山的四座山峰全部从地平线暴露出来,挺拔的山体被冰雪覆盖,在蓝天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秀美。

可山腰间的大树甚高,遮蔽了不少山体,我边走边叹,直至我爬上朝山坪,心中那完美的机位才跃然而出,我高兴的手舞足蹈。更幸运的是,我发现朝山坪上居然还有另外两个游客,一打听,居然和我同路前往花海子,如此正好,我便终于可以摆脱孤独,和他俩结伴而行。

越过朝山坪,前路已不再是山脊,而是变成了山腰,道路终于平缓起来,走起来着实舒服许多。行在山腰,视野也变得开阔无比,对面的巴郎山上满是金黄树叶,景色十分宜人,一派深秋气息。与之夹起的深谷、沟壑、莽原,在我眼前一览无余,这不禁让我放慢脚步,驻足欣赏…

继续行走,前方便是打尖包。打尖包保护站是一个中途补给点,徒步至这里的人们都会停留休息、吃吃喝喝,没带够食物和水的人们也可以在这里稍作补充,只是价格偏贵,大家都懂。

另外,打尖包还是登山线和徒步线的分岔点,按照指路牌的指出的方向,我们朝着大海子方向继续前行。

至此,山路伸入密林之中,开始变得起伏崎岖,途中时不时会出现山上流下的小溪,被树遮挡的地方有溪水汇聚便不易被晒干,导致路途泥泞不堪!经常有当地人牵马走过,那细长的马蹄把路面刨出一连串的土坑,再遇水就形成了无数的泥坑。山路难走,穿梭于路边的树丛也许更好一点,但有时候人路不一定就比马路好走,徒步过程中需时刻总结经验,见机行事!

路过老牛圆院子时,再走两公里便是大海子,可我们的脚已经被百般虐待得酸胀疼痛,无人不叫苦连天。大海子就在前方不远处,现在放弃还是要走着回去,只少走了那么几公里路,却落得个“没有完成任务”,这和刚到斋戒坪就放弃有什么区别?都付出了这么多,脚再疼,路再难走,也要咬牙走完…

我累得大脑一片空白,仅仅只能集中精力盯着脚下的路,每当遇到上坡或者连成串儿的泥坑时,就惹不住在心里大骂起来:“怎么 TMD 又是上坡…怎么 TMD 又是泥坑 …”

可谁成想,突然脚下一滑,身体失重似的向下一沉,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脚就已经滑入泥坑,瞬间被泥浆包裹起来,它们还迅速的占领了脚脖子等位置,然后朝着缝隙猛灌进来,电光火石间,我赶紧把腿缩回来,但是为时已晚…

我绝望的看看沾满了泥浆的脚,厌恶之感由心底而生,抬头看看四周,周围没有一处适合容身处理的地方,我只得先将这条泥腿子拖出树林再说!幸运的是,二十米外的道路上阳光正烈,树林与树林间刚好留出两三米的空档,正好容我处理这条泥腿…

我走过去坐在路边,拨开腿和鞋子,从里擓出两斤泥巴…除此之外,鞋和袜子的缝隙里沁满了湿泥,我又只好把它们放在路边暴晒,待泥干后搓掉再穿。

有了这次教训,最后的路程,我便是把心情放缓,小心翼翼地走好每一步。自己与自己对抗出来的都是情绪,因为情绪造成不必要的后果都是得不偿失…

大海子

大海子

也许是对大海子抱有过大的期待,深秋季节的大海子并没有想象中的美丽,而前往花海子的计划也被三个人异口同声的放弃。我站在高处俯瞰下去,枯黄的草地上几只牦牛安静的吃草,海子里不见鸟儿,只有蓝天,雪山遥远,树木深黄,它们都在唱响送别秋天的挽歌。

回程路上,我们必须赶在落日前抵达朝山坪,因为那将是今日旅程中最最重头的压轴大戏,那便是观赏四姑娘山的日落金山。

回去的路依旧是熟悉的味道,虽然艰难依旧,仍需负重前行,只是这次心中多了一分平淡与从容。途中,两个同伴几次向路过的马夫投降,但对方要价太狠,不得不逼得他们一次次挖出自身潜力。当我们回到朝山坪时,居然比预计时间早了整整一个小时!

四姑娘山 日落金山

此刻,我们一行三人终于可以心满意足的躺在柔软的草地上,快乐的泉水溢满心田。难熬的日子终将过去,与之而来的便是四姑娘山那美丽的霞光…

All Comments

Leave a Reply Cancel Reply

Tip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disclosed!

If you can't see clearly,please click to change...

Colle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