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只有傻子才会在冬天来然乌吧!”

车外的温度不知道低到了什么程度,我赖坐在座位上伸着脖子探来探去,车外已经没有一丝阳光,风呼呼作响,不时拍打着车门,厚厚的云层像一张棉被一样捂住了天空,我想,这不是在“保暖”,而是在“保温”吧…

我推开车门赶紧挪到后备箱取行李,可是只是几秒钟的时间,我凝聚的护身体温便被瓦解的一干二尽!这时,猝不及防的我被迎面轰来的一阵寒风吹的上气不接下气,就像有人往我嘴里强灌凉水,顿时,我脑子都懵了!

我被冷风吹的瑟瑟发抖,招呼阿紫赶紧下车,她下车磨磨蹭蹭,缩着脖子,蹑手蹑脚,我也没好到哪去,低温让我俩几近小儿麻痹,为了把两个六七十升的背包弄上肩膀,我和她都费了吃奶的力气。

太冷了,我和阿紫都把头都包成了“粽子”,只透过一个小孔来呼吸,透过小孔我俩面面相觑!

我问她:“是谁说来这儿的?”

她无情的指着我说:“是你!”

我绝望的大喊起来,“是的,是我,是我!哎,这是我手机里的那个画面吗?额啊啊啊……”

她呆呆地问我:“今晚住哪儿?”

我想了一下,说:“红鲤鱼与绿鲤鱼与驴!”

听完,她哈哈大笑,说:“再说一遍。”

我说:“红鲤鱼与绿鲤鱼与驴!”

她笑得更猛烈了!边笑还边学我说:“红屡屡与绿屡屡与驴!”

我朝着客栈的方向指了指,说:“走吧!我知道你这个南方人已经尽力了!”

“哼!”阿紫叉起腰跺脚,不服气的她跟在我后面不停地重复,自信她自己的普通话就是标准的普通话!

还好,我们离客栈不是很远,有几十米的样子,可我们顶着狂风并不能迅速到达,只得磨磨蹭蹭地挪动着。

眼前,客栈越来越近,门前,却横着一块大冰,这可能是前几天下雪造成的,眼看就要进去客栈,却被它阻挡在外,我和阿紫都不禁感叹,命运为什么总是在关键时候设卡,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摔倒,我门绕了个大圈才进入客栈。

走进客栈,我和阿紫站在门口四下打量,大厅里空空荡荡,只有老板一个人,有了墙壁的阻挡,减少了被风夺走的温度让我们感觉好多了,但屋里的温度也没比外面高多少…

我朝着老板走过去,迫不及待地先要和他讨口饭吃!

老板说:“菜单中的吃的现在都没有了,现在只有面、鸡蛋和腊排骨火锅了!”

一听有汤面吃,我高兴的回应说:“好,就要鸡蛋面!”

这正合我意,没有什么比在这冬日里吃的一碗热腾腾的鸡蛋面更舒服的事情了。十一月的然乌湖正值淡季中的淡季,客栈还开在这里已经算我们运气好了,还能有鸡蛋面吃,那只能是我们人品算得上俱佳了!

旅舍处在镇子之外,但它就在然乌湖边,推开客栈后门便是然乌湖景,我们住的房间也是湖景房,酒足饭饱后躺在床上欣赏美景,那不就是个“美”吗?

然而,现实中的窗外一片漆黑,才下午五点多,天都要黑了!我们失望的问老板,“哥,这然乌湖美吗?”

老板诧异道:“必须美啊!咋了?”

我和阿紫哭丧着脸对老板说:“你看看外面,黑漆漆的,是不是我们来的时间不对?”

老板点点头说:“这两天天气是不好,不过高原地带天气都不是很稳定,一般早上都会是阳光明媚的,那时候你们再出去逛逛!”

我们点点头,老板接着又说:“其实,在我看来,冬天的然乌湖才是最美的,因为夏天的湖水很浑浊,而冬天的湖水更加清澈,进入深冬,湖水还会由绿变蓝,风景更加迷人…”

听老板这么说,我们又开始憧憬起来,老板劝我们不要着急,一觉睡到天亮再说!

果不其然,第二天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射进房间里,硬生生把我们从梦中叫醒,我和阿紫都兴奋不己,拼命夸自己的人品好。我们脸都来不及洗就迫不及待地从客栈后门窜出,先一探然乌湖的究竟再说!

然乌湖果然很美,平静的湖面极少看到枯枝和杂物,碧蓝的湖水和白雪皑皑的雪峰组成的景色如诗如画。听说夏季的然乌湖边是一大片碧草如茵的草甸,还有各种鲜花盛开,大量鸟类栖息其中,更似世外桃源一般。

吃过早饭,老板建议我们爬到客栈对面的山上看看,山顶上不仅可以俯瞰然乌湖,还可以俯瞰然乌镇。他一边说着,一边还拿出他两天前上去拍的照片给我和阿紫看,不得不说,这个视角果然让人耳目一新,那里的风光确实好看!

另外,山里还有一个湖泊名叫“拉姆玉措”,与有着“西天瑶池”美誉的然乌湖相邻,她显得那么默默无闻。她藏在幽谷森林之中,也是一处世人罕至的仙境!

拉姆玉措海拔4086米,据然乌镇不远,约有两公里,建有步道通达。

传说在很久以前,这里本没有此湖,一天,天上飘来一位仙女,路过此地,不慎将佩戴的玉饰掉落,于是玉饰便化作了今天的拉姆玉措。虽然这只是一个传说,但拉姆玉措的美却是触手可及的。

我和阿紫只用了一个小时就爬到了湖边,拉姆玉措湖水碧绿,被四周郁郁葱葱的原始森林和高山奇石所环抱,景色宜人,如羞涩的女子隐藏于此。

我们围着湖泊顺时针游览,被积雪覆盖的山谷更是为湖泊增添一抹神秘,周围的植物都顶着白色的帽子、穿着白色的衣裳,好似童话世界一般,尤其是一颗颗圆形的矮树灌木,惹得阿紫萌心爆棚,围着她疯狂拍照留念。

距离湖泊不远处的山坳中堆满了数吨重的大石块,这些石块难道都是从山上滚下来的吗?这很像是一处冰川遗迹,远古时期也孕育着一条巨型冰川…

走出拉姆玉措,我们继续山顶上爬,路的尽头竟是无路可走,还好我们都有徒步经验,踩着牛马走出的脚印慢慢地走出了森林。

爬上山脊,眼前顿时豁然开朗,远方出现的不是然乌湖,也不是然乌镇,居然是一个宽阔的高原农场,一块块青稞地散落其中,处在冬季的它们只剩下被收割后的空地,一捆捆黄草被人们收集起来垛在架子上,或是插在一根竖起的树干上,好像一朵朵蘑菇,它们三个、五个聚在一起,拍成一排,和着远处的雪山,将农场打扮的特别好看。

我和阿紫不由的惊叹道:“原来这里还藏着一个小瑞士!”

站在农场回头就可以看到竖立在山顶的经幡,我知道那就是眺望然乌湖的山顶,目测不会很远了,我和阿紫朝着最后的目标挺进。

可是,翻过了山脊却遇到了山坳,爬上了山脊却又遇到山坳,上上下下两个来回,还要穿过一片树林才能到达。还好我有心里准备,可阿紫却说她要爬不动了!看她挪动脚步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我只好说:“好吧,那你在这儿等我吧!”

“小心这里有熊哦!”走了两步,我好像忘了关心她,顺便补上一句。

“啊?不行,我得走…”阿紫大吃一惊,又不知道从哪里牟出了力气。

我们从经幡下面钻出,终于爬上了山顶,眼前的美景比老板的手机更加夺目,草地、森林、雪山、湖泊,一处处美景连城了片,不管我怎么转动眼球都仿佛是在天堂一般…

此刻,天气已然变坏,乌云又遮蔽了天空,冷风骤起,眼前的景物仿佛褪了色一般,只剩下黑、灰、白,眼前,又变成一副“水墨洞天”。

我和阿紫站在山头静静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一直到天色渐暗,周围的温度让我们咬紧牙关,可我还是不想走。

我对阿紫说:“要是能来一场火烧云就好了!”

阿紫好像没听清楚,问我:“你说什么?”

我说:“今天晚上会不会来一场火烧云啊?要是能来一场火烧云就好了!”

阿紫说:“不可能,你看着天上的乌云,不下雪就不错了…”

我不甘心地说:“你相不相信奇迹!”

阿紫看了我一眼,说:“不知道…”

最终,我和阿紫还是趁着天色还没完全黑下去的时候下山回到客栈。

看到老板,我问他:“今天会不会有火烧云啊?”

老板说:“不一定…”

“我饿了,来碗鸡蛋面吧…”

“好的!”老板转身进入厨房,我也老老实实坐在饭桌前玩起了手机。

也许是眼有点涩,我抬手揉揉眼睛,诧异的发现客栈后门的大玻璃怎么有红光泛泛,难道外面在烧火吗?我再定睛一看…

“wocao...”

我站在冷风中好像木人一般,只是看着天空默默地在心中不停的大喊:“奇迹,奇迹,奇迹…”

阿紫看我不在身边也追了出来,顺着我的目光望向天空,开始惊叹的说不出话来…

老板端出两碗面,似乎也发现了什么…

接着,湖边出现一个狂奔着的男人,他只想离湖边更近一点,再近一点…

天空,一团似烈火的火烧云,它千变万化,一眼望不到边,美得令人窒息,最后,它形成了一只凤凰…

随着天空反射的红光渐渐暗淡下去,我看着阿紫的脸,喃喃地说:“原来,然乌就是凤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