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我回到了海口。

貌似回到了熟悉的地方,周围的一切居然变得如数家珍。只用了五分钟就办完了还车手续,一切都很顺利。

我在海口的最后一夜又去了骑楼老街,那里有一家炸排骨和清补凉是我心心念念已久的口福。

回顾整整七天旅行的所见所闻,对我来说不算太好。也许是因为自驾的缘故,接触到的人文和事物都非常少,更没有交到朋友。

很多人来海南旅行的第一目的就是组团度假,三亚和东海岸的各个城市也成了游客的唯一选择,那些被他们忽略的原生态的西部和中部对我来说更有意思,那些在三亚开设着的一个个门票昂贵的热带雨林公园不过是大山中随处可见的景观。人们宁可在拥挤的三亚吃昂贵的海鲜,在海滩上被当作下锅的饺子,也不愿行走入山林,体验一份宁静。

也许,这就是这个社会价值观的体现,政府部门将大量的资源集中起来,人为制造一些毫无营养的景点,不去鼓励商人创造出更好的服务环境,却成功的让这些木了头的脑袋满足于与石头、花草、大佛的合影,人们不用走出太远就可以将钱花完,大家默契地维持着高效的观光速度,惯出了各种蛮横的景区营业人员…

不仅如此,这里是个被房地产绑架的地域。在房地产还没有发展的时候,各地政府财政几近赤贫,直到房地产逐步在海南复苏,政府手中的现金流才逐步充裕。由于其他产业的薄弱,政府在发展过程中一没钱就想到卖地,越没钱就越想卖地,长此以往,土地资源被消耗殆尽后还选择制造人工岛,导致项目施工过程中对自然环境造成巨大的破坏。

儋州项目施工造成大面积珊瑚礁和白蝶贝受损。三亚项目施工造成大面积珊瑚礁和白蝶贝受损。文昌麒麟菜省级自然保护区作为海藻场被盲目开发,原生麒麟菜已濒临灭绝。

所幸的是,这里还没有被工业污染裹挟,山青水秀空气好,因此诞生了数百位百岁老人,大陆人一想到养老和度假一定会提起海南,这时海南的优点,也是海南尴尬的之处,流入海南的外地人均是不能给海南带来有效发展的老弱人群。

在这样的背景下,短视的人迷恋上了赚快钱,为赚钱而不择手段的消耗一切可消耗的资源,这种断子绝孙式的发展,也只有我们能干得出来。

最后,我在人民大街的天桥上拍摄了海口夜景,这次旅行算是就此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