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涛天湖

早上起来的时候,阳光透过窗帘射在我脸上,确定是个大晴天后,心情瞬间大好。因为在离开儋州市之前,我还要去一个地方,那就是松涛天湖。听说那里环境非常漂亮,还享有“宝岛明珠”的美誉。

松涛天湖景区在儋州市南丰镇附近,我开了将近两个小时的车才到达湖边。一个阴差阳错的机遇,居然是因为我走错了路,才在南丰镇一条狭窄的道路尽头看到了松涛天湖。

松涛天湖

松涛天湖碧波无垠,群山叠翠,令人心旷神怡。我的右手边有一条土路,它指向一座不知名的山峰,山峰顶着朵朵白云,别有一番风趣。

拍了几张照片之后,我再次查看地图试着寻找风景区的大门入口。入口居然就在我来时经过的一个丁字路口的另一侧,守门的大爷告诉我景区为了保护水质正处于关闭状态。听他这么一说,我只好失望的离开…

接着,我要去往东方市。东方市的东南方向的山里坐落着一个船形屋自然村,这也许是海南船形屋保存最好的村落,它成了我抵达东方市的第一站。

后面的路我不打算再上高速,我打算会先沿着225国道到达昌江,然后再根据时间来定是走高速,还是继续走225国道,再经314省道抵达白查村。

如果说,一条笔直的、干净的且怀抱在绿化带中的公路是景观公路的话,那儋州至昌江的这段225国道全程都当之无愧!

起起伏伏的公路两边种植着各种树木,尤其是椰子树,还有香蕉田。远处的天空飘着大朵大朵的白云,巨大得好像爆炸一般,一度想停车拍照,但总是找不到一个完美的视野。我期待着每一个起伏路段的尽头,希望哪儿能有一个宽阔的视野,但总是被树木遮蔽而不能得!

快到昌江了,天色又开始发生巨变,周围的温度降了下来,还没有下雨,却看到远处的大山被笼罩在乌云洒下的青纱里,随风摇摆,天空时不时的打出一道闪电,伴着震耳欲聋的雷声,大地都要跟着震颤…

到了昌江,我打开“双闪”将车停在路边,此刻,我已被大雨重重包围,周围能见度不足三米,道路中所有的车都小心翼翼地降低了车速。

待雨停时已是下午两点半,时间已不允许再做过多停留,我驱车走上高速,以百公里的时速飞驰。可还没开出多少时间,天空又开始下起雨来,很快就变成了暴雨如注…

还是头一次在暴雨中且高速中开车,我打开“双闪”,双手紧握方向盘,紧张感遍布全身。

经过一个小时,我终于安全的从通往东方的匝道中驶出。我把车停在路边,紧绷的身体终于得以放松。回想这一个小时的惊险,它成了我的宝贵体验,尤其是在能见度不足五米的大雨中,经过道路中的积水区时,没有经验的我高速驶过,居然被水的反作用力推的漂移起来,惊的我赶紧踩刹车放慢速度,还好附近的车不是很多…

匝道外,阳光撒了下来,进入314省道时,却又下起雨来,这天气真是变幻莫测啊!

行走在314省道,道路两边树木高大且多,可能是刚下过雨的缘故,周围都是湿淋淋的,一副热带雨林的景象。待我走过三分之二的路程时,经过了大广坝水库景区,考虑到时间问题,我并没有过多停留。接着是一段盘山公路,坡度较陡,转弯幅度也比较急,但我还是可以稳稳的hold住。

大广坝水库

盘山的过程中,随着海拔的上升,看到远处的大广坝水库上的天空还在下雨,水面上、山林间云雾缭绕,一副美不胜收的景色,为了先赶到白查村,决定回程的时候再回来拍照。

到达白查村时,看到一座座茅草房犹如一艘艘倒扣的船,茅檐低矮,这样的风格有利于防风防雨。白查村现存八十一间船形屋,是海南船形屋保存得最完整的自然村落之一。船形屋是黎族优秀建筑技艺的载体,2008年该村船形屋被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村子周围山青水秀,还有点缀着不少橡胶树、椰子树、火龙果树、槟榔树等等…漫步在村子里,果香四溢,甜甜的味道,让我惊喜之余,倍感安逸和舒适。村子已被改造为景区,已经没有村民生活在这里,村子里有不少斑马纹的蚊子,口针长且硬,它可以隔着衣服叮在肉里,被叮咬过的地方好像被针刺的感觉,所幸的是并不会痒很久,一两分钟就没感觉了…

离开白查村,再次经过大广坝水库,发现雨已经停了,但景象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由于不再下雨,云雾浓度变大,遮盖在水面和山体之上,形成一道白色屏障,结果导致什么都看不到了…

我好后悔,来时虽然见过,但是没有留下照片,这甚至成了这次旅程的巨大遗憾!

哎…无奈之下,我只好先回去东方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