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吃药了

该吃药了

又该吃药了
好似我是个病人
药不好吃,这我知道
可天天吃,也就习惯了
医生说吃完药就可以出去放风了
比起吃药,还是放风重要


张大爷

关于自我实现的人生

30岁,关于自我实现的人生

不知是敬畏,还是逃避。我始终不想承认我已经三十岁了…

孔子说,三十而立!可三十这一年的我,好似“浪费生命”一般,别人在奋斗、别人在买房、别人在结婚、别人在生孩子,这些事儿我一样儿都没干。这一年,我的脑子里时不时地幻想,我还年轻,还有体力,即使沉浸在温水里,程序员这个职业至少还可以让我混到三十五,至少不是让现在的自己“闲着”!

我的嗜药老妈

我迷迷糊糊的醒来,一推开门,就看到老妈皱着眉头,一手扶着墙,另一只手扶着腰在客厅里挪动!其实是站着在走,只是步子很小。我问老妈怎么回事?老妈说,摔了一觉跤!

啊?怎么摔的!我既惊讶又紧张,在我的印象里,老妈四肢灵活,身体一直不错,虽然已有五十多岁的年龄,但也不至于摔跤摔得如此难过的样子…

旅行的意义

旅行的意义

微风变成了马
烟雾变成了河
眨眼时溅出水花
汇成蓝色湖泊

毛孔涌出了泉水
脸颊开满了花
嘴巴长出了大树
沙漠变成森林

慢的像蜗牛的时间
它慢吞吞的爬过
留下的闪光足迹
反射着太阳的金光…


张大爷

钱是一种信仰(四):泡沫机器

钱变多了,生产力也要跟着节奏上涨,不然货币的购买力不仅不能与钱少的时候持平,甚至会减少。也就是说,老百姓眼中的“富裕”只是海市蜃楼,反倒是可支配的实物会减少。例如,过去100块钱一件的服装,现在变成了1000块钱一件。

原材料价格的上涨,使商品的生产成本逐年增加,销售价格自然也会上涨,老百姓手中的钱再多,也抵抗不了物价的上涨。面对生存压力的生产者不得不一而再的压低成本,降低售价,但面对无钱购买的老百姓,还是卖不出去货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