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吃药了

又该吃药了
好似我是个病人
药不好吃,这我知道
可天天吃,也就习惯了
医生说吃完药就可以出去放风了
比起吃药,还是放风重要


张大爷

30岁,关于自我实现的人生

不知是敬畏,还是逃避。我始终不想承认我已经三十岁了…

孔子说,三十而立!可三十这一年的我,好似“浪费生命”一般,别人在奋斗、别人在买房、别人在结婚、别人在生孩子,这些事儿我一样儿都没干。这一年,我的脑子里时不时地幻想,我还年轻,还有体力,即使沉浸在温水里,程序员这个职业至少还可以让我混到三十五,至少不是让现在的自己“闲着”!

我迷迷糊糊的醒来,一推开门,就看到老妈皱着眉头,一手扶着墙,另一只手扶着腰在客厅里挪动!其实是站着在走,只是步子很小。我问老妈怎么回事?老妈说,摔了一觉跤!

啊?怎么摔的!我既惊讶又紧张,在我的印象里,老妈四肢灵活,身体一直不错,虽然已有五十多岁的年龄,但也不至于摔跤摔得如此难过的样子…

旅行的意义

微风变成了马
烟雾变成了河
眨眼时溅出水花
汇成蓝色湖泊

毛孔涌出了泉水
脸颊开满了花
嘴巴长出了大树
沙漠变成森林

慢的像蜗牛的时间
它慢吞吞的爬过
留下的闪光足迹
反射着太阳的金光…


张大爷

降,当然是减少。而准呢?就是银行的存款准备金率。


存款准备金是指金融机构为保证客户提取存款和资金清算需要而准备的,是缴存在中央银行的存款,中央银行要求的存款准备金占其存款总额的比例就是存款准备金率(deposit-reserve ratio)。